巨手轟然拍下,恐怖的體魄顯露而出,直接將化出的金吼巨獸拍得粉碎,金吼妖王神色一變,迅速退去,可卻赫然發現,巨手猛然變得赤紅如血,宛若修羅殺場降世。
  轟!
  金吼妖王被拍得差點吐血,整個人宛若流星般,重重的砸落在地上,雙足橫退到百丈之外,飽含的餘威,將後方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震得氣血翻湧,實力稍弱的被當場震得昏死。
  踏!
  虛空微微一震,上海踏空而出,步伐自然但卻充滿了無比的沉重感,妖族高手們的心臟都禁不住隨之一陣晃動,在眾人眼中,這位清秀俊朗的年輕男子,如同一名踏出修羅地獄的戰神,無以匹敵。
  霎時!
  母峰頂上一片寂靜,幾乎所有妖族高手都屏住了呼吸,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而望向上海的目光徹底變了,由原來的不屑,變成了敬畏與恐懼,但更多的是難以置信。
  之前誰能想像得到,只有靈聖巔峰實力的上海,竟擁有這般恐怖的威能,獨戰五大妖王中的兩位,以一人之力,擊退兩大妖王,而千刃妖王更是被一拳轟穿胸膛,生死不知。
  更為可怕的是此人的體魄,達到了妖王都難以企及的地步,隨手一拳就擁有著恐怖的力量,整個妖族中,論起體魄,誰能與之匹敵,根本就沒有,而且上海還是一名人族。
  這實在太超乎妖族高手們的想像之外了,在他們認知中,人族對威能的掌控極強,但在自身體魄上,卻是弱得可以,同境界之中,只要被妖族高手欺身而上,絕對是有死無生。
  萬脈妖王給千刃妖王服下一株療傷靈藥,暫時保住了性命,此刻的他神色沉重,赤紅的目光閃爍,不知在想著什麼。
  “你還要戰麼?”上海目光投向了萬脈妖王。
  “見過聖使大人!”
  郝陽妖王突然朗聲高呼,然後單膝跪了下來,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似乎並沒有因為之前的事受到任何影響。
  “見過聖使大人!”萬脈妖王遲疑了一下,也單膝跪了下來,雖然他在五大妖王中位列第一位,但也就比金吼妖王等人強上一兩籌而已,眼前上海無論是擁有的體魄還是威能都極為可怕,縱使二人實力相當,但若持久戰下來,體魄的優勢會越來越明顯。
  因為妖族所依仗的是體魄和血脈傳承,至於威能的運用,遠遠比不上人族,這是妖族一直以來的弱勢。
  上海以一人之力,擊敗金吼妖王和千刃妖王,兩大妖王都被擊敗,早已證明了他的實力。
  妖族之中,強者為尊。
  連郝陽妖王和萬脈妖王都叩拜了,在場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相互對視了一眼後,紛紛跪了下來。
  “見過聖使大人!”上千妖族高手齊呼,聲勢是何等的浩然,霎時傳遍了整座母峰。
  底下的妖族高手們面面相覷,雖然他們不知道頂上發生了什麼事,但卻意識到聖使已經到來了,緊隨著下方的妖族高手們也跟著單膝跪下,面向母峰所在之處。
  “聖使大人!”
  上百萬妖族高手齊吼,響徹了方圓千里,震得虛空劇烈搖動。
  妖族內,果然是誰的拳頭大,誰就能收到尊重,上海徹底釋然了,自己的做法並沒錯,若不是直接轟傷兩位妖王的話,這些妖族高手會服自己?會承認自己聖使的身份?
  如果自身實力弱的話,恐怕此刻早已成為一具屍體了,聖使的身份對於現在的妖族來說,震懾力不大,再加上他乃是五行族人,若不是聖使身份撐著,這些妖族高手早就出手圍殺了。
  上海不由暗暗感到慶幸,幸虧自己被兩大妖王以聖獸魂殺禁陣伏擊,雖然差點死了,但卻是渡過了萬雷神劫,並化出了四象道紋,和破開了九次限數,達到了接近極數的程度。
  九千九百九十一條道紋,與極數只相差了八條而已,對於早已達到天道境界的高手來說,這等數量的道紋根本不夠看,因為每一個天道境界的高手,至少都能瞬間化出上萬的道紋,有的甚至達到了十萬之數。
  但是!
  天道境界的高手所化的道紋只是他們通過大道感悟所化,並非是他們本身道韻所化,這二者相差非常大的,本身道韻所化的道紋被稱之為本體道紋,大部分的天道境界高手,都只有最多三千本體道紋而已,三千以上的就頗為罕見了。
  以本體道紋催動出的是最本源的力量,也是最強的。
  像上海才靈聖巔峰的實力,就化出了接近極數的道紋,光憑本體道紋的數量,大荒世界中就極少有人能夠與之相提並論。
  兩位妖王實力確實強大,不是他們打不過,而是他們完全沒想到上海會擁有如此多的本體道紋,九千九百九十一條本體道紋催生出來的本源力量是何等的強盛。
  再加上萬雷神劫的淬體功效,令上海的太古天魔軀突破到了中階天器的程度,體魄強度比起以前強了數倍。
  可惜!
  兩位妖王並不知道這些,不然他們也不會如此託大的出手,最後的結果就是因為太過自傲,而被轟成重傷。
  “起來吧。”上海落座第二個聖座上,微微擺了擺手。
  “謝聖使大人!”
  所有妖族高手,包括兩位妖王紛紛站了起來,重新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而被震傷的金吼妖王也一聲不吭的坐回自己的位置,至於千刃妖王已經重傷昏死,早已被送下去治傷了。
  在場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包括三位妖王神色頗為古怪,這也難怪,他們一時之間還有些難以接受眼前的事實。
  而所有妖族人中,唯獨冥狼侯眼中透著欣喜之色,顯然他賭對了,這位聖使大人經過之前的劫難蛻變後,實力變得更加恐怖了。
  “三位妖王,本聖使有一事想要解惑,不知三位可否願意幫本聖使的忙?”上海目光移向了三位妖王。
  “聖使大人請說。”郝陽妖王微微一笑道。
  “不知三位可認識他?”
  上海說話間,隨手一甩,伴隨著黑光,一道龐然的身軀重重砸落而下,這是一隻巨大的妖猿,雖然生機早已盡消,但那龐大的身軀以及體魄遺留下來的妖文,卻是令在場的妖族高手感到心驚。
  這顯然是一位剛死去不久的妖王,頓時安靜下來的母峰再度嘩然了。
  “妖王……”
  “這位妖王是神力猿族的。”
  “神力猿族什麼時候出了一位妖王了?”
  “第六位妖王,我們族內出的第六位妖王,可是為何沒聽說過?還有這位妖王的模樣,卻是從未見過,他到底是從何處來的?”
  妖族高手和長者們議論紛紛,無不為眼前出現的妖王屍體感到震驚。
  在放出這具妖王屍體的時候,上海就已經將感知放到了三位妖王身上,只要他們有任何異動,都能夠在瞬息捕抓到,可令他感到意外的是,這三位妖王神色上都呈現出不同程度的愕然和震驚,卻沒有絲毫的其他異樣,顯然這三位妖王也沒見過這個巨猿妖王。
  “敢問聖使大人,這位妖王屍體是從何處得來的?”
  郝陽妖王一改之前的和藹之色,神色變得有些沉重,就連萬脈和金吼兩位妖王都是如此。
  “你們也不認識?”上海不答反問,同時加強感知。
  “不認識!”
  “從未見過此人。”
  “沒見過!”
  三位妖王連連搖頭,雖然之前與上海有些矛盾,但妖族天性灑脫,一旦承認了上海的地位,他們就不會再去糾結之前的事。
  “聖使大人,這位妖王屍體?”
  “他與另一位妖王在半路截殺我,並佈置了聖獸魂殺禁陣。”上海簡單的說道。
  什麼?
  三位妖王神色同時一變,在場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望向上海的目光越加敬畏了。雖然上海只有這麼一句話,但卻已經說得很明白了,半路遭受兩位妖王截殺,而且對方還佈置了聖獸魂殺禁陣。
  如果僅僅只是被兩位妖王截殺,眾人還不覺得有什麼,畢竟上海方才展現出來的實力,對戰兩位妖王並不是什麼難事,可若是佈置了聖獸魂殺禁陣,那就徹底不同了。
  聖獸魂殺禁陣!
  這乃是妖族大名鼎鼎的禁陣,每佈置一個都要耗費妖族萬年來的所有積蓄,而如今整個妖族中,只有三個而已,每一個都彌足珍貴。
  而聖獸魂殺禁陣的威力,妖族高手們自然清楚,昔年甚至連一名妖王巔峰的叛逆者都死在這等禁陣之中,可見此陣的可怕,上海被聖獸魂殺禁陣所困,竟然還能掙脫而出,並滅殺其中一位妖王,可想而知,這位聖使大人的可怕實力。
  “另一位妖王呢?”郝陽妖王不僅問道。
  “已經死了,不過他的模樣我已經印入靈識之中,你們看一下,可否認識此人。”上海眉心閃動,令人窒息的靈識力量衝擊而出。
  感受到這股靈識力量的郝陽妖王等人臉色再度一變,望向上海的目光,忌憚之色更深了,以他們的境界修為,自然能夠察覺到這股靈識的可怕之處,甚至不比修煉多年的郝陽妖王差多少。
  靈識在十丈高處,顯化出一頭巨犀的影像,無論是外形還是模樣都十分的清晰。
  “黑犀族……”
  在場妖族高手們頓時大驚,三位妖王也是大為震驚。
  “這是黑犀族的妖王……”
  “怎麼可能,黑犀族早就在萬年前族滅了。”
  “或許是黑犀族的遺孤呢?”
  “就算是的話,那黑犀族遺孤在十萬大山內生存,以此人成為妖王的潛力,遲早會顯露出痕蹟的,也定然會被我們察覺。”
  “奇怪,族滅的黑犀族,怎麼會在萬年之後的今日出現,而且還出了一名妖王……”
  三位妖王神情無比凝重,顯然他們也很意外。
  不是他們……
  上海收回了感知,他可以確定,三位妖王並沒有派人出手,莫非是剩餘的兩位妖王?眉頭一皺,他旋即搖了搖頭,千刃妖王實力不差,但也別想駕馭這兩位妖王,而且這兩位妖王識海中潛藏的靈識極為龐大,千刃妖王的靈識根本就達不到這個程度。
  震嶽妖王就更不用說了,實力比千刃妖王還差一籌,若真是他的話,當日一戰早就施展強大的靈識了,也不至於被自己重創。
  到底是誰呢?
  上海環顧三位妖王,除去重岳妖王和千刃妖王外,還有一個關鍵人物沒出現,那就是妖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