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雄渾洪亮,響遍了整座母峰,令所有妖族高手禁不住為之一震。
  妖族神律!
  那是妖族自古傳承下來的古律,乃是至高無上的,哪怕是妖族身份崇高的神女與妖主,都必須得遵行神律,若是違反的話,將按判族大罪來責罰,雖然如今妖族神律很少用上了,但它所具有的威嚴依舊存在。
  很顯然,四位妖王沒想到上海會直接拿出妖族神律要壓他們,頓時神色滿是異樣,特別是千刃妖王,臉頰不住的抽搐著,目光死死的盯著上海。
  “你讓本妖王給你跪下?你在找死……”千刃妖王眼瞳微縮,渾身蕩起驚人的殺意,磅礴而宏大的威勢,席捲而出。
  陡然!
  一股更為驚人的威勢沖天而起,掀起驚濤駭浪之勢,瞬息將千刃妖王的威勢給撲滅了,出手的赫然是萬脈妖王。
  “大哥……”千刃妖王面露愕然。
  “不管怎麼說,聖使身份尊貴,根據神律,確實該下跪。”萬脈妖王神色絲毫不變,緩緩說道:“不過,神律有一條,卻是言明,我等妖族縱使身死,也不能跪拜外族人。”
  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紛紛議論了起來。
  “沒錯,是有這麼一條。”
  “兩條神律都有衝突,一是跪拜聖使,二卻是聖使乃是外族人,這該如何是好啊。”
  “我族從未有過聖使乃是外族人繼承的先例,依我看,根據這兩條神律,無需跪拜了。”
  站於旁側的冥狼侯神色有些深沉。
  神律那條不能跪拜外族人卻是有,但是那是為了嚴律妖族高手,不要丟了妖族的臉面而已,上海是外族人不假,但能夠繼承聖使印記,已足以說明了,單憑聖使這個身份,難道還是外人?
  顯然!
  這是萬脈妖王等人不願跪拜,從而找的一個藉口而已。
  “我們妖族從未有過外族人擔任聖使的先例,所以尚難以找出處理方式。傳承一事,關乎我妖族分支部族的興衰,若是聖使不介意的話,我們可商量一二,你卸下聖使身份,將之傳給我們妖族任何一個,為了表達對你的謝意,我們將會給予你厚報。”萬脈妖王開口說道。
  “厚報?不知萬脈妖王打算如何厚報我?”上海淡淡笑道。
  說來說去,還是為了聖使所持有的傳承,先是威逼,然後又是利誘,如果不是五行族之事,他也不會來妖族。
  “一件高階地器。”萬脈妖王說道。
  “一件高階地器?”上海笑容更甚了。
  “大哥拿出一件高階地器,對你來說已經算是非常不錯的了,你乃是五行族人,就算擁有聖使傳承也沒多大用處,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直接換了。”千刃妖王冷聲說道。
  陡然!
  上海隨手一甩。
  叮!
  一陣金鐵交擊的脆響傳來,只見一樣刀刃般的器物丟在地上,只見這器物是一件巴掌大小的刀刃,上佈滿了濃厚的靈光,上方還交織出了一些特殊的紋路,赫然是一件高階地器,而從成色和熔煉程度來看,一些眼力較高者當場辨認出,此物在高階地器中也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妖族的高手們頗為費解的看著上海,顯然不明白他丟出這件高階地器是什麼意思。
  “高階地器就能換個聖使身份和傳承,你們妖族的聖使還真是廉價,聖使都如此了,妖王想必也貴不到哪去,這件高階地器應該足以買下你們四個當我的奴僕了。”上海瞇著眼看著四位妖王。
  霎時!
  才安靜下來的峰頂,再度沸騰了。
  妖族的高手和長者們,一個個滿臉震驚。
  區區靈聖巔峰的實力,竟敢羞辱四位妖王,難道以為憑著聖使的身份,四位妖王就不敢動手了?
  妖族中身份雖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實力,沒有實力,哪怕是妖主也不敢與妖王叫囂。
  萬脈妖王的臉已經沉了下來,金吼妖王眼瞳中天雷閃爍不已,至於郝陽妖王則坐著連連打著呵欠,眼皮不斷垂落,但眼角卻是透出絲絲精芒。
  “要讓我們當奴僕?還真是狂妄,本妖王要看看你有什麼狂妄的本錢。”千刃妖王面露猙獰,當即已從座位上閃射而出,渾身佈滿的刀刃般的骨刺泛起了懾人的銳利。
  呲呲……
  虛空劃過一道道鋒銳,周邊的桌椅已被切得支離破碎,只聽到幾聲慘叫傳來,幾名妖族高手被這蕩起的鋒銳切斷了手腳,其餘妖族高手和長者霎時想起了什麼,一個個臉色煞白,紛紛退到了遠處。
  千刃妖王血脈傳承於荒古的銳金刃獸,據說此獸生於極為罕見的千刃神地,在那里布滿了無盡的鋒銳,任何生靈踏入,都會被切得支離破碎,擁有著這一血脈傳承的千刃妖王渾身如神兵利器,哪怕是觸碰都會被其切碎。
  妖族高手們都知道,千刃妖王生性脾氣古怪,喜怒不定,一旦被惹惱,就會如瘋子一樣,只有萬脈妖王才能攔得下他,而且千刃妖王成為妖王已多年,早已達到了妖王中境。
  唪……
  宛若神兵利器發出的嗡鳴,千刃妖王渾身泛起了恐怖的銳意,強橫的天道之威蘊含其中,縱使妖族高手和長者們已退到遠處,並運轉威能抵禦,還是禁不住感到渾身刺痛。
  千刃妖王消失了。
  一道煥發著恐怖銳意的月輪憑空而現,像是蒼穹上的明月般,綻放著足以切碎一切的寒芒。
  “聖使大人,這是千刃妖王的血脈傳承——銳月,連山脈都能夠斬斷,千萬別硬接……”冥妖侯趕緊提醒道。
  月輪滾滾,寒芒妖光閃爍,蘊含著蓋天之威轟來。
  幾乎在場所有妖族高手都禁不住感到胸膛被萬千刀刃撕過,有的身上甚至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就憑你,也想收我們為僕?真是狂妄自大,不知死活。”千刃妖王冷笑,月輪碾斬而過。
  驀然!
  上海周身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金黑色道紋,漆黑的眼眸中,蘊含著金色的神華,整個人的氣勢霎時變了,橫手推出,木屬道韻衍生出了強烈的生機,僅僅只是一推,但卻蘊含著某種大道至理,無數條道紋橫生而出,五指涵蓋之處,彷若一方天地盡收其中。
  手掌之中,四季呈現而出,春生,夏盛,秋結,冬滅,代表著天地的四像變化。
  月輪再強,也是置身於天地之間,如何與天地四象相提並論,蘊含著恐怖之威的月輪,當即被納入了手掌之中,只見五指一掐,月輪嘭的爆碎了。
  嘭……
  千刃妖王被震飛而出,狠狠的撞在了母峰上,將大地震得微微晃動,他的臉色猛地一白,原本囂張猙獰的神色被驚愕所取代,只見他的胸膛上出現了一個碩大的五指印痕,銳利的甲殼已被壓碎。
  當即!
  三位妖王猛然站了起來,神色變得凝重無比,以他們的境界和修為,如何看不出上海方才展現出來的威能雖只相當於妖王初境,但那體魄卻是強橫的可怕,令人難以想像是如何練出來的。
  “我雖為人族,但卻是妖族聖使,你身為妖王,竟欲要殺我,根據妖族神律,但凡意圖斬殺聖使者,誅身滅神,罪不可赦。”上海臨空而立,宛若遠古戰神橫空出世,一字一句充滿了殺伐與冷然。
  唪!
  九千九百九十一條道紋浮現,母峰頂上徹底被這些道紋密布,它們交織如老樹,盤根錯節,恐怖的道韻氣息令在場的妖族高手和長者們心顫連連,不敢妄動分毫,唯恐被捲入其中。
  “治你死罪!”
  上海一拳轟出,接近極數的道紋威力是何等可怕,縱使是天道境界的高人幻化出的數万條道紋都未必能夠比得上,而且他是以天魔九殞催動出來的,九道本體之威,縱使每一道只能增加一成威力,但九道也達到了九成以上了。
  拳頭轟出的剎那,母峰虛空被震裂了,恐怖的力量將位於遠處的妖族高手都震飛了出去。
  萬脈妖王等人神色驟變,縱使是相隔較遠的他們都能感受到這一拳的可怕,如此驚世的一拳,再加上遠超於千刃妖王的恐怖體魄,這一拳砸落下來,縱使不死也得重傷。
  “住手!”
  金吼妖王突然踏空而出,隨手一揮,漫天神雷天火飽含著可怕極威,鋪天蓋地的襲向了上海,天火蘊含著極溫,足以燃盡一切,而神雷蘊含著恐怖的爆力,這乃是金吼巨獸血脈力量,雖不復當年先祖焚殺百萬里之威,但也是極為驚人的了。
  而這神雷天火蘊含著某種可怕的異力,沾之不容易滅掉,哪怕是同境界的妖王也不敢隨意去觸碰,如果上海全然不顧的轟殺千刃妖王的話,絕對會被這一招給轟成重傷。
  所以,無論是誰,都會選擇躲避。
  可是!
  面對襲來的神雷天火,上海彷彿沒有任何知覺一般,飽含可怕力量的直接轟在千刃妖王的胸膛上,無匹的力量當場將其胸口洞穿,恐怖的巨力將千刃妖王轟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
  神雷天火轟然而至,砸在了上海身上,熊熊天火灼灼燃燒,神雷狂暴橫展,足以撕碎萬物。
  “竟為了轟殺千刃妖王,不惜承受本妖王的神雷天火,確實夠狠,我侄子死在你手上,只能算他運氣不好,仇已報了,你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本事了。”金吼妖王沉聲說道。
  陡然!
  一道身影從神雷天火中跨步走出,渾身煥發著璀璨的神芒,令在場的妖族高手們禁不住心中一滯,更讓人瞪目結舌的是,狂暴的神雷竟被這道身影吸納著,彷彿這些神雷乃是身影原本所有一樣。
  就在這時,一隻手從神雷天火中抓了出來,在眾人眼中迅速變大,瞬息如同五指巨峰般,朝著金吼妖王拍了過去,沉重無比的威壓襲來,與此同時,那道身影的雙瞳閃現出莫名的異芒。
  “他還有一戰之力……”
  金吼妖王勃然色變,剛催動力量,驟然察覺到身上力量莫名的消退了四成左右,這一變故令他的臉色一陣煞白,面對這只可怕的手,他只能倉促出手,神雷天火脫體而出,化成一隻巨大的金吼巨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