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就是妖族的母峰?”
  “回禀聖使大人,這就是我們妖族的母峰,祖殿就位於母峰上方。”冥狼侯應聲說道。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上海凝目而視,這座母峰倒是奇特,外形如同一隻巨大的荒獸,不知為何,他一眼望去的時候,心中有種古怪的感覺,下意識的釋放出了靈識。
  驀然!
  散發出的靈識剛觸及到五十里外,便被彈了回來,彷彿冥冥中有股奇特的力量在阻止任何人用靈識查探,就在靈識被彈回的剎那,上海忽然察覺到了山峰中溢出一絲勃然生機。
  生機……
  上海眉頭一皺,再度釋放出靈識,接著又被彈了回來,卻沒有察覺到那一絲生機的存在。
  難道是錯覺?
  微微搖了搖頭,上海沒再繼續想下去,妖族母峰存在不知多少萬年了,縱使如同冥狼侯來時所說的那樣,可能是無比強大的荒獸所化,但荒獸也不可能活上那麼久。
  所以,上海認得這個傳聞未必是真的,不過這座母峰倒是頗為奇特,或許因為它存在久遠的緣故,所以才出現了一些奇異的現象,或許是一處早已成型的異地也說不定。
  像這樣的異地,在大荒世界中並不在少數,乃是某一地勢歷經無數万年沒有絲毫變化,順應天地而化成的奇異之地,這些地方頗為特殊,有的能夠吸納修煉者的威能,有的則能遮蔽人的五感等等。
  靈識遭阻,並不是什麼奇事,畢竟這裡是妖族的大本營,指不定以往的妖族留下了頗為特殊之物。
  對於妖族之物,上海不是很在意,因為幾乎所有的妖族之物,都只有妖族能夠使用,無法使用的東西,哪怕再貴重也沒用,就像是身上的那一塊聖使印記,他嘗試了多遍,依舊沒能打開裡面的傳承。
  “聖使大人,我們快到了。”冥狼侯提醒道。
  “嗯!”
  上海驅散了所有雜念,目光掃視著母峰下方。
  密密麻麻的妖族高手幾乎佔據了整座母峰,方圓百里範圍之內,到處都是妖族高手,而且這些妖族高手實力還不弱,最差都是靈師境界以上的,放眼望去,至少百萬以上。
  “妖族的實力果然遠超五行族……”上海心道。
  這還只是眼前所見的,他可以斷定,妖族只來了一小部分而已。
  若是整個妖族齊聚的話,恐怕不止上百萬了,千萬都有可能,如此龐大的數目,倘若不是妖族頂層高手太少的話,都足以在東荒中建立一座大勢力。
  以五行族如今的人數和實力,與妖族大戰的話,幾乎可以說是以卵擊石,沒有任何勝算可言。
  目光順著母峰而上,上海注意到妖族的實力層次極為分明,在這妖族中強者為尊的觀念可以說是根深蒂固,哪怕是站位上,也得彰顯出強者的優勢和能耐來,這一點確實不錯,至少層次分明。
  當注視到峰頂上的時候,上海眼瞳微微一縮,雖然靈識被隔絕了,無法查探,但他的感知卻是能夠察覺到,光是視野中所見的,都能看出有多少妖族高手在上方。
  當然!
  最讓上海關注的是四位妖王,而其餘三個位置是空著的,震嶽妖王和神秘的妖主並未出現。
  在來母峰之前,冥狼侯已經將妖族的一些事告訴了他,關於這一次慶典之事也詳細的告知,以及五位妖王的身份和來歷,甚至包括他們蘊含的血脈力量,都一字不漏的道出。
  “聖使大人,我們已到了母峰,按照規矩,我們該落至下方,步行而上,這樣也可以讓諸位妖族高手見見您……”冥狼侯說道。
  “必須這麼做麼?”
  “規矩是這樣,不過強者們向來都是直接上峰頂。”冥狼侯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們直接上峰頂。”
  “聖使大人,那些強者是五大妖王,其餘人卻是不會這麼做……聖使大人初次到來,在下認為還是徒步而上,以免妖族諸多高手心生不滿。”冥狼侯猶豫了一下,緩緩說道。
  其實他這是在勸上海,雖然有著聖使身份,但畢竟他是五行族人,一旦公然飛掠到峰頂,定然會引來不少麻煩,所以,能夠盡量避免麻煩的話,還是避免算了。
  “不用,我們直接上峰頂,誰有不滿,儘管來找我。”上海凝視著位於峰頂中的四位妖王,瞳孔凝縮,神情冷峻傲然,一把拉住冥狼侯,虛空一步踏出,瞬息萬丈,已臨近母峰。
  母峰方圓十里之內,是不允許任何高手飛掠的,因為這是對母峰的褻瀆,所以妖族禁制此種行為,就連五大妖王雖然每次都直接上峰頂,但他們都以自身力量避過了妖族眼目,徑直踏上峰頂。
  像上海這種當面掠過者,在妖族的歷史上卻是從未有過,如果母峰上沒有妖族高手也就罷了,偏偏此刻母峰上方的妖族高手極多,在沒有人飛掠的高空中出現了一個人,是何等的突兀。
  而且,還不是妖族之人,而是一名人族。
  上海就如同突然降下的晴天霹靂,炸得整座母峰暴起了震天嘩然,所有妖族高手紛紛怒視暴喝。
  “人族……”
  “大膽人族,竟敢在我族神聖母峰橫空。”
  “還不快滾下來受死。”
  “定然是五行族人,玷污我族神聖母峰,將他轟下來,抽他的皮扒他的筋。”震怒之下的妖族高手,特別是年輕一輩的,一個個衝動無比,怒喝間就已經沖天而起。
  冥狼侯心中一陣苦笑,他就知道會出這種事,雖然聖使出世之事雖然早已傳遍了妖族,但祖殿並未說明繼承聖使位置的是出身五行族的上海,以至於大部分的妖族高手都自然而然的認為聖使本身就出身於妖族。
  人族與妖族向來是對立的,雖然經過那麼多年的發展,妖族與五行族早已沒當初那般激進,但妖族的排外性卻是極高。
  “諸位,在下冥狼侯,奉祖殿之令,特帶……”冥狼侯飛上前,運轉威能朗聲說道。
  “帶上來吧。”
  一道冷沉而充滿威嚴的聲音突然打斷了冥狼侯的話,赫然是位於峰頂的萬脈妖王開口了。
  這道聲音一出,欲要出手的妖族高手們紛紛停了下來,有已經飛掠而出的,趕緊退了回去,喧鬧聲雖還有,但卻沒之前那般激烈,幾乎所有的妖族高手都死死盯著上海,有的充滿了不滿和恨意。
  冥狼侯面露不悅,顯然萬脈妖王是故意這麼做的,為的是不讓他道出上海的身份,更讓他心生不滿的是,萬脈妖王語氣沒有絲毫的尊敬。
  “聖使大人……”冥狼侯望向上海。
  “上去吧。”
  上海擺了擺手,神情依舊如初,沒有絲毫不悅和不滿,似乎不在乎萬脈妖王的不敬一般。
  微微點頭,冥狼侯在前方帶路,而上海則是緩緩跟著前行,對於投來的妖族高手的目光匯集而成的龐然壓力,沒有絲毫的理會,因為這些壓力根本就威脅不到他。
  踏上峰頂的那一刻,唰唰的近千道目光投在上海的身上,有的目露驚疑,有的則大為震驚,這些是不知道聖使的來歷的,而有的沒有絲毫變化,顯然是知曉內情者。
  “五行族人?”
  “哼!膽子不小,竟敢來我們母峰,還敢飛掠上來。”
  “來了就別走了。”
  “先擒下他,然後施以極刑。”
  位於頂峰的都是妖族最頂尖的高手,實力最差都是靈聖境界以上的,更別說那些不彰顯實力,看起來深不可測的長者了,這些人目光匯集的壓力更為可怕,幾乎如同一座山壓下。
  上海彷彿沒有察覺一般,毅然不動分毫。
  “你就是新任聖使?”金吼妖王開口了,目光爆射出道道神雷,彷彿要將上海給吞噬了一樣。
  這句話一出,原本叫囂的妖族高手們頓時大驚,有的更是滿臉愕然,顯然沒想到眼前這位五行族人竟然會是新任聖使,當即大部分的妖族高手臉色相當的古怪。
  “沒錯!”
  上海點了點頭,環顧了一圈,目光在四位妖王身上掃過,不愧是妖族頂尖強者,無論是氣勢還是蘊含的威能,都相當的驚人。
  “既然聖使到了,那麼傳承就取出來吧。”
  萬脈妖王睜開了眼睛,血紅色的瞳孔散發出冰寒至極的冷意,如同潛藏無數年的極寒之冰,將周圍四面徹底凍結。
  “嗯!大哥說的有理,傳承關乎我們妖族昌盛,聖使的職責是將傳承發揚出去,想必聖使應該不會忘記傳承的責任吧。”千刃妖王森森說道,聲音如刀刃似的,令人周身刺痛。
  交出傳承?
  上海心中冷笑,原本他就不期待這個聖使身份能夠發揮出什麼作用,畢竟聖使已不知多少萬年沒出現過了,昔年的影響力也早已消逝,卻沒想到這四位頂尖強者一來就找他要傳承。
  雖然兩位妖王的話沒有絲毫異樣,但語氣中卻是充斥著脅迫,顯然是因為他身為五行族人的緣故。
  身為聖使就要交出傳承?
  上海從未聽說過,妖族歷史上的傳承皆是聖使本身持有的,想傳就傳,不想就不傳。
  “怎麼?聖使不打算交出傳承麼?”千刃妖王的聲音冷了下來,“聖使,你若是忘了傳承的責任的話,本妖王不介意幫你好好回憶一下,為了妖族大業,只好委屈聖使了。”
  “你是在威脅我麼?”上海瞳孔微縮。
  “威脅?”
  千刃妖王嘴角掠起,“本妖王需要威脅你嗎?給你臉面是看在你擁有聖使傳承上,再廢話本妖王就讓你後悔來到妖族。”
  “後悔來到妖族?”上海咧嘴一笑,一步踏上,這一腳踩得大地微微一顫,令千刃妖王神色稍稍一變,萬脈妖王等人眼眸閃過一絲驚色,顯然沒想到上海體魄會這麼強橫。
  “你們是妖族妖王沒錯,但你們卻不是妖主,難道你們忘了,妖族神律,見到聖使,除去妖主和神女之外,其餘人必須得下跪行禮,還不給我跪下?難道你們打算違背妖族神律?”上海斷然喝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