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大山深處,聳立著一座獨特的山峰,這是妖族的母峰,也是妖族在極境之地的創始之地,整座山峰外形如同匍匐的巨獸,菱角分明,高達十萬丈,寬達千里左右。
  這座母峰已經屹立了不知多少萬年,從古至今,不知多少山巒變遷迸裂,卻唯獨這座母峰依在,就連山體岩石都從未掉落過一塊,極是神異。
  關於這一座母峰,妖族始終流傳著一個傳聞,說是這座母峰並非是天然形成的,而是由遠古強大無比的祖獸所化,也有傳聞說,這座母峰乃是遠古妖族遺留的重寶。
  因為此峰太過神異了,數万年前,曾有妖族強者在上方出過手,卻未能在上方留下絲毫的痕跡,就連峰頂上的虛空都堅固無比,哪怕是妖王出手都無法將虛空震裂。
  所以,妖族在母峰中建立了祖殿,而這裡也成為了妖族近百萬年來的唯一聖地。
  嗡……
  嘹亮的號角連響了九下,傳遍了方圓千里。
  母峰上方熱鬧非凡,大批飛行的妖族從遠處掠來,在飛近的時候,紛紛落下,而連綿起伏的山脈中,不斷有妖族的高手趕往此地,從高空中往下看,能夠看到密密麻麻的妖族高手朝母峰匯集而來。
  不少妖族高手臉上洋溢著喜色和期待之色,不久之前祖殿傳出消息,斷續不知多少萬年的聖使,出現了一位傳承者。
  這對妖族來說意味著什麼?
  可是意味著妖族將會發展得更加昌盛,除此之外,妖族聖使還擁有著昔年妖皇以上的傳承,這些傳承對如今缺乏各種傳承的妖族來說,可是極為珍貴的,如果是某一個分支種族的傳承的話,那對那一支分支種族來說,可是迅速崛起的標識。
  畢竟!
  傳承缺乏,血脈稀薄,無論妖族內的哪一個分支種族,都期盼著有一天傳承回歸,激發血脈力量,從而變得更加強盛。
  所以!
  無論是哪一個族群,都派來了不少高手,一來是瞻仰聖使榮光,二來則是看是否是自己種族的傳承。
  妖族分支極多,但是大體分為兩種,一種是翼族,一種是獸族,還有比較特殊的種族,只不過這類種族極為罕見,在妖族中數量也不多,主要以翼族和獸族為主。
  今日,對於整個妖族來說,可謂是一場巨大的盛會,哪怕是昔年妖主繼位,都沒有這麼熱鬧過。
  來的妖族高手越來越多,但並非每一個妖族高手都能夠踏入到母峰中的,只有達到靈王境界以上,才能進入母峰,當然,僅僅只是母峰而已,要想進入祖殿所在的頂部,只有身份特殊者或是實力達到靈聖境界以上才行。
  強者為尊!
  在妖族這裡體現得淋漓盡致,雖然大部分的妖族高手被阻在最下方,但他們卻是沒有任何怨言,因為抱怨沒有用,如果有實力,就直接打上去,沒實力就老實待著。
  從底部到頂上,妖族高手的實力層次分部極為明顯,母峰腳下聚集的妖族高手都是靈王境界以下的,而峰腰的,從靈王一界到三界,分部都極為明顯。
  當然,也有一些靈王一界的高手站於靈王二界位置的,不過這些高手卻是沒有受到任何驅逐,反而受到其餘靈王二界的高手投來的羨慕目光,因為這一批人都是擁有著超越一個層次力量的精英高手。
  母峰頂上也是如此,越是靠近祖殿的妖族高手,實力就越強,這些妖族高手都是根據自身與他人實力自行站立的,如果想要跨入更近一些,很簡單,直接擊敗其中一位。
  妖族向來勇狠好鬥,號角才剛響不久,就有一些妖族高手出手了,要么被認定的對手丟回去,要么擊敗對手,站立在對方站立的位置上,這些位置不但體現自身實力和能耐,還代表著今後的地位。
  當然,雖然打鬥激烈,但妖族高手們不敢太過放縱,畢竟這裡是母峰,他們只是稍微對了一兩招就分出勝負了。
  族殿大門早已開啟,一張黃金聖椅立於大門口處,這是妖主所坐之位,而另一張顏色略淺的聖椅位於下方一些,乃是為了即將到來的聖使準備的,最下方還有五張銀色的椅子,以及諸多淡銀色椅子,這些是給五大妖王和妖族的諸位長者所準備的。
  只是!
  如今這些椅子都是空的,這令在場的妖族高手們禁不住感到一陣疑惑,畢竟恭迎聖使可以算是妖族的大事,妖主可以遲一些出現,但是五位妖王和諸位長者竟然都沒出現,這就太奇怪了。
  “難道聖使大人不是今日到來?”
  “也許可能路上耽擱了。”
  “不知大家可知道聖使大人來歷?”
  “不知!”
  “之前並未有過傳聞,這位聖使大人出現的有些突然啊,真是讓我們有些措手不及。”
  “估計是哪個分支部族的運氣好,獲得了聖使傳承。”
  “嗯!不管怎麼說,這是我們妖族的幸事,如果聖使帶來的是我們九星獸族的傳承就好了。”
  “要我說,應該是我們大地熊族的。”
  “不!是我們風翼族的……”
  “你做夢麼?”
  因為傳承之事,不少妖族高手當場瞪起了眼,甚至有著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架勢。
  陡然!
  磅礴的氣勢覆壓而下,在場的妖族高手們頓時感到胸膛一陣氣悶,正鬧得不可開交的他們當即閉上了嘴,眼中透出敬畏之色,因為這股乃是妖王才能擁有的氣勢。
  金色天火與神雷齊鳴,重重的砸落在母峰上,巨大的震力令峰頂晃動了一下,一些妖族高手被震得站不穩,差點栽倒在地,不過他們卻是不敢說什麼,甚至連哼都不敢哼一聲。
  一名渾身長滿金色鱗甲的男子踏步而出,腳下冒著騰騰的天火,雙目神雷閃耀,面色沉冷無比。這位男子出現,令在場的妖族高手們連大氣都不敢出,就連金吼族的高手都不敢吭一聲。
  此位男子乃是五大妖王之一的金吼妖王,向來喜怒不言於色,但是今日在場的妖族高手卻感受到了莫名的森寒之意,他們察覺到,金吼妖王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還是盡量不要去招惹為好,所以妖族高手們都不約而同的閉上了嘴,以免自己惹怒了金吼妖王,招來無妄之災。
  金吼妖王一聲不吭的坐在了第二個位置上,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二個聖座,然後緩緩閉上雙眼。
  妖王的位置向來是固定的,每一個妖王都會根據自身實力來坐在位置上,極少會出現變更的情況,而變更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依靠自身的實力與上一個位置的妖王爭奪。
  “金吼妖王來得倒是挺早的。”
  一道尖銳的聲音突兀的響起,在場的妖族高手們猛然挺直了身子,臉色變得極為難看,方才的那一道聲音就像是鋒利的刀口在他們心臟猛地切了那麼一下,令他們難受至極。
  陡然!
  虛空浮現出一道人影,此人出現極為突兀,令人感覺就像是猛地竄出一樣,這種出現方式,令在場的妖族高手感到脊背一陣森寒,彷彿被一把尖銳的足以刺穿他們身體的鋒銳抵住了似的。
  這是一個矮瘦的男子,渾身佈滿了刃狀的骨刺,就連眼角和臉型都頗為的尖銳,此人乃是五大妖王之一的千刃妖王,脾氣極為古怪,向來喜怒無常,而且出手極為狠辣,幾乎沒人敢招惹。
  在場的都是妖族實力和身份不低的,自然清楚金吼妖王屬於妖主這一脈的,二人從來就不大對路,自從成為妖王開始,就彼此爭奪,但因為千刃妖王先祖血脈薄弱一分,所以從來在與金吼妖王爭奪中都落了下風。
  金吼妖王抬了抬眼皮,然後又再度閉上了,顯然不打算理會。
  “哼!”
  千刃妖王輕哼了一聲,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二個聖座,眼中透出一絲異樣,然後坐在了第三個位置上。
  五大妖王已來了兩位,還剩下三位尚未到來,不過陸陸續續的有些妖族長者趕來了,按照自身原本的位置坐了下來。
  這時!
  母峰頂上的虛空,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血色線紋,將整片虛空都徹底遮掩了,蓋天的冷冽氣勢當空湧下,竟令虛空稍微晃動了一絲,下方的妖族高手們頓時心震不已,渾身彷彿墜入了冰窖。
  就連實力高強的長者們,都禁不住站了起來,顯然是被這股氣勢所攝,若是繼續再坐下去,肯定會當場出醜,雖然這股氣勢並非針對他們,但也太強盛了一些。
  金吼妖王猛地睜開了眼睛,目光凝視了虛空片刻,才發出沙啞的聲音,“你來了!”
  “好久不見了,金吼妖王。”虛空的血色線紋迅速匯集在一起,化成了一副碩壯的軀體,這副軀體上遍布血色紋路,猙獰而冷然,一眼看去,都有種渾身被徹底凍結的感覺。
  “萬脈妖王……”
  金吼妖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似乎在壓抑著什麼,閃爍著神雷的瞳孔浮現出了一絲忌憚。
  虛空中的萬脈妖王淡淡一笑,緩緩收回目光,不見他有任何動作,人已坐在了第一個妖王位上,雖然渾身氣勢收斂了,但是在場的高手和一些長者依舊感受到壓力。
  五大妖王,已經到了三位。
  就在萬脈妖王剛坐下,一道劇烈的咳喘聲傳來,一聲接一聲,咳得在場的所有妖族高手都禁不住要跟著來人一起咳嗽,只見一名身形乾瘦,穿著灰衣,渾身上下毛髮已掉了大半的老者弓著背緩步走來。
  這位老者的步伐頗為奇特,他的雙足浮在虛空,偏偏還要邁步,每邁出一步,就像是沒有定向的風一樣,來回飄動,但是下一刻他卻已經在數百丈開外了。
  “郝陽妖王!”
  萬脈妖王等三位妖王,紛紛站了起來。
  雖然郝陽妖王位列五大妖王第四位,但此妖王卻是上一代僅存的一位妖王,可以說萬脈妖王都是此人的後輩,雖同為妖王,但三人依舊站起,表示對郝陽妖王的尊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