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里外。
  冥狼侯已恢復人形,目光希翼而復雜的遙望著籠罩千里的雷海,虛空和大地已被轟穿,縱使相隔如此遠,他還是能夠感受到這股災劫的可怕。
  “父親,這等雷海之下,妖王都未必殘存,或許聖使大人已經……”冥斬勸說道。
  “唉……”
  冥狼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已經等了大約半刻鐘了,雷海始終如初,而且變得更加狂猛,其實他心中本還帶著一絲期望,可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絲期望漸漸消退了。
  他也清楚,在這可怕的災劫之下,哪怕是五大妖王也難以抵禦得住一時半會,半刻鐘的時間,漫天雷海足以轟殺任何一位妖王了。
  深深的看了一眼雷海,冥狼侯說道:“走吧,我們回妖族。”
  “嗯!”
  冥斬點了點頭,此刻的他顯得相當乖順,沒有之前那般驕橫跋扈,顯然是這一次外出,給他帶來的打擊不小,以至於傲氣被磨礪了。
  就在兩父子即將折轉的時候,雷海中一道稀薄的人影晃動,兩父子頓時渾身一震,呆滯的看著。
  漫天驚雷中,一道不甚高大的身影一步步走出,步伐有些趔趄,給人感覺就像隨時都可能會倒下去一樣,但每一步踏下去都是那麼的堅定和沈著,任由萬千雷光加身,身影依舊挺立。
  一步接一步,模糊的人影漸漸變得清晰起來,冥狼侯兩父子再度傻眼了,眼前之人渾身烏黑,就像是被燒焦了一樣,渾身佈滿了雷擊的痕跡,身軀上佈滿密密麻麻的裂痕。
  這時!
  雷光更加密集了。
  成千上萬的雷光不斷的擊打在這副身體上,發出砰砰的巨響,似乎要阻止他走出雷暴範圍般。
  嘭嘭嘭……
  一陣陣的撞擊聲,就像是精鐵被大錘不斷淬煉,渾身燒焦的人影一步踩在虛空中,這一步比起之前更為沈重和堅決,就像是向雷劫宣告,哪怕雷光再密集,威力再強,也無法阻擋前進的腳步。
  咔咔……
  人影身上傳來陣陣的裂響聲,只見密布的裂痕不斷加大,從胸口直至四肢和頭部。
  咚……
  再一步踏出,裂痕咔咔的加大,彷彿隨時都可能會碎開一樣,人影繼續朝前踏步,一塊接一塊的碎片,彷彿蛻皮一般不斷從人影身上脫落下來,看得冥狼侯兩父子心驚不已。
  褪去的碎片下,露出了新生的皮膚,光潤如玉,內裡有絲絲神韻在流轉,顯得極為的不凡,伴隨著臉上的碎片落下,一張俊朗的臉龐呈現而出,那一對漆黑的眼眸,變得更加深邃。
  與之接觸的冥狼侯兩父子,禁不住產生了莫名的心悸,迅速移開目光,不敢再對視。
  光禿的頭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了黝黑的頭髮,眉毛也隨之生長出來,與之前的頭髮不同,這些頭髮根根煥發著瑩光,絲絲電弧游動,發出啪啪的脆響聲。
  看著眼前的上海,冥狼侯心震不已,以他的閱歷如何看不出,此刻的上海蛻變了,那是一種本質上的蛻變,雖然本身實力依舊是靈聖巔峰,但給他的感覺,完全不下於妖族的五位妖王。
  他甚至感覺到,如果對方願意,舉手抬足之間完全可以滅殺掉他。
  “原來靈聖巔峰也能達到這般可怕的程度……”冥狼侯倒吸了一口冷氣,他深深的意識到了,靈聖巔峰達到極致後,完全不比妖王差多少,這就是達到極數的程度嗎?
  若是以此突破到天道境界的話,誰能與之匹敵?冥狼侯越想感到心驚。
  比起冥狼侯,冥斬更加震驚,雖然他實力只有靈聖中境,與眼前這位聖使大人相差不過一個層次而已,但他卻感覺到,對方就像是一座無法翻越的高峰,縱使他窮盡一輩子的努力,也追不上,這就是差距。
  這時!
  遍布千里的漫天雷芒消退了。
  “拜見聖使大人!”冥狼侯率先反應過來,拉著冥斬於虛空跪下,並行了一個重禮。
  “起來吧。”上海微微抬起了一下手。
  冥狼侯兩父子愕然的發現,膝蓋被一股沉厚無比的力量託了起來,如此近距離接觸下,他們感受到這股力量蘊含的恐怖威力。
  收起手,上海遙望了一眼漫天雷芒,目光透出了一絲淡淡的遺憾,第九次破限,他的限數達到了九千九百九十二道,就差最後八道,不過他也沒想太多,接近限數後,他的實力暴長到了一個之前難以企及的程度。
  這世間之法諸多,最後八道,應該還有機會的。
  將心神收了回來,上海目光猛然一轉,瞳孔微微一縮,一步踏出,徹底消失在原地,等他出現的時候,已在萬丈之處了,足部繼續虛空踏出,一手朝著底下的山脈抓了過去。
  轟……
  山峰轟然倒塌,一陣巨大的獸吼傳出,伴隨著強匹的天地之威,兩個妖族本體沖天而起,迎著上海撞去,為首的是一頭類似巨犀的妖族高手,身後跟隨的是一頭巨猿模樣的妖族高手。
  這兩個高手通體遍布密集的妖紋,氣勢直衝雲霄,恐怖的威能伴隨著濃郁的天地之威。
  “是那兩個妖王……”
  冥狼侯父子二人臉色一變,雖然相隔甚遠,但他們依舊被妖王的氣勢所攝,特別是冥斬,差點被震飛出去。
  眼看著兩位妖王就要撞上來了,上海五指泛起了道道神韻,宛若降世戰神般狠狠的拍落下去,方圓五百里的虛空被扇動了,上下劇烈起伏了一下,為首的巨犀妖王,被一掌拍中頭部,最為堅韌的三隻獨角如同岩石般被壓碎,頭顱直接被打穿,軀體當場爆碎。
  另一位巨猿妖王趁勢而上,一對神臂橫空砸出,狠狠的捶在上海的胸膛上,見砸中對手,巨猿妖王眼中透出喜意,他的神臂威能,哪怕是同境界的妖王都不敢輕易硬接,更別說區區五行族人了。
  可是!
  接下來的一幕,卻讓巨猿妖王為之色變,因為他這一對神臂撞在對方身上,就像是打在了堅硬無比的神物上一樣,不但沒有傷到對方,反而被震得倒退。
  “他的體魄……怎麼可能強到這般程度……”巨猿妖王心中狂吼,看到同伴被一掌轟殺,他頓時意識到了對方的可怕,迅速折轉,運轉全身威能,朝著遠處逃去。
  陡然!
  虛空微微一震。
  巨猿妖王臉色徹底變了,因為他的面前,一隻手直接穿梭虛空,掐住了他的脖子,他趕緊舉起雙臂,準備將這隻手給砸斷,可是才剛剛舉起來,他發現渾身變得癱軟,一身神力像是被扼住了一樣。
  “誰派你們來殺我的?”上海穿梭虛空而出,目光緊緊盯著巨猿妖王。
  “我……我不知道……”巨猿妖王一怔,那一道目光似乎充滿了異樣的魔力,令他陷入了無盡的恐慌之中,身為妖王,他的心智早已堅定無比,可是卻無法抵禦這道目光。
  “不知道?”上海眼瞳中閃現出莫名的神光。
  “靈識之法……你竟懂得……”
  巨猿妖王大驚失色,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任由可怕的靈識衝入識海之中,直接奪取他的意識。
  就在即將觸動到巨猿妖王的記憶的時候,上海猛然感受到了另一股潛在的可怕靈識,這股靈識更加強橫,瞬間反震而出,他並沒有抵禦,而是直接收回了靈識,橫空跨出一步,退到了萬丈外。
  轟……
  巨猿妖王頭部傳來巨響,原本迥然的目光,漸漸消退了,他的識海已被爆碎,所有記憶和魂魄都被摧毀,龐然的身軀從高空砸落下去,將地上砸落出一個深深的大坑。
  望著下方的巨猿妖王,上海目光閃動。
  很顯然!
  那一道靈識很早就下在巨猿妖王的識海內了,很有可能是幕後主使者留下的,為的是避免被人搜查識海所設的最後一道防線,沒想到對方的心思如此縝密,這幕後主使者不但實力強大,而且心機還極深。
  先是派來兩位妖王,又佈置了聖獸魂殺禁陣,這兩道殺手鐧,確實足以滅殺任何大人物以下的高手,按理來說,是不會有失手的機會的,但是對方卻想到了失手的可能性。
  沒想到,妖族竟會有這樣的人存在,這讓上海不由感到有些棘手,不過他也不怕對方再派高手前來,以如今的實力,只要不是大人物出手,絕對沒人能夠留得下他。
  “聖使大人,您沒事吧?”冥狼侯兩父子這時才趕來。
  “下面那個傢伙,你認不認識?”上海問道。
  “嗯?”冥狼侯掠了下去,仔細辨認了一遍後,再度回來,神色凝重道:“聖使大人,我並未在妖族內見過這個妖王……”
  “沒見過?”上海神色依舊。
  “是的!妖族內只有五大妖王而已,我並沒見過其餘妖王。大人,也許有可能是五大妖王中的某一位培養出來的……”冥狼侯遲疑了一下,說道。
  “說明白點。”
  “是這樣的,雖然妖族對外號稱只有五大妖王,但是這五大妖王是指掌權的五位而已,其實妖族內還有個別突破之後,不願管理妖族事物,只想一心修煉者,這些妖王有過一些傳聞,但卻很少會出現在妖族內。”
  冥狼侯頓了頓語氣,旋即說道:“除此之外,五大妖王常年都會收一批優秀的妖族年輕高手培養,這些人中都是秘密被培養的,沒人知道他們成果如何,在下只知道,每隔個數十年,會有一批年輕高手出現,這批人實力確實不差,但是卻有一部分人始終不見踪影,五大妖王都宣稱這批人因為培養爭奪而損失掉了。”
  “你的意思是,這兩位妖王可能是五大妖王中某一個培養出來的?”
  “這只是在下一個猜測而已,具體是否如此,在下也無法斷定。”冥狼侯誠懇的說道。
  “嗯!”
  “聖使大人,我們還是盡快趕回妖族,將此事禀告給妖主,只要妖主知曉此事,屆時就算是幕後者也不敢再輕舉妄動,再來謀害大人。”冥狼侯提議道。
  “妖族?當然要去,但是在這之前,我們先去找人算一算賬。”上海眼瞳微微一縮。
  “算賬?”
  “找誰算賬?”冥狼侯兩父子一怔,下意識問道。
  “五大妖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