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你還想要反抗?沒用的,你如今已中了天地至毒,此種至毒,世間無解,中之必死無疑。”毒皇的聲音再度傳來。
  玄天前輩沒死?
  上海心中一喜,可剛聽到後面,心底頓時一沉,玄天尊王中了天地至毒,就算暫時沒死,也活不了多長了,無解的天地至毒,縱使是聖主也沒辦法解開,更何況是玄天尊王。
  虛空中!
  玄天尊王臉色發白,身軀微微顫動。
  就連身後的神樹,都已經開始枯黃,碧葉紛紛凋零,飄落,彷彿垂暮的老樹,磅礴的生機,也在逐步消散。
  “你的四像大道由你生機而生,如今你已被天地至毒侵蝕,體內生機正在逐漸削弱,以至於你的四像大道也會隨著慢慢消逝。縱使你全盛狀態,都無法殺我,更何況是現在。”毒皇冷笑道。
  “太典,吾最後問你一句,昔年所做一切,你是否有一絲的後悔過?”玄天尊王抬起頭,神情上無喜無悲。
  “後悔?”
  毒皇沉聲道:“本皇從未後悔過,但凡阻我霸業者,都要死,縱使是你也一樣。再說了,我為何要後悔?古往今來,哪一個站於巔峰之上者,無不是踏著無數屍骸走上去的。”
  “如果時光流轉,回到昔年呢?”玄天尊王繼續問道,不過眼眸已經黯淡了下來。
  “回到昔年?如果再次重來,本皇絕不會犯同樣的錯。”毒皇說道。
  玄天尊王目光恢復了一些清明。
  “不會讓你再破壞本皇的大計,當年本皇就應該在你尚未完全成長起來之前,將你給滅殺,免除後患,也不至於後來發生如此多的事,導致本皇所做的一切功虧一簣。”
  “原來……你還是那般執迷不悟。也罷,總算聽到你真正的想法了,昔年一切是時候該了結了。”
  玄天尊王緩緩閉上了雙眼,生息漸漸變得微弱。而身後的神樹也在慢慢的失去光澤,樹葉凋零的越來越厲害,只是片刻的功夫,所有葉子全都掉完了,樹枝也不斷掉落,原本蒼翠的神樹,現在就像是一棵生機喪盡的枯木。
  “你以為你生機滅絕,就能解我這無數万年來的恨?你以為我們事就這麼了結了?昔年我葬身此地之時,就曾發過誓,若能再遇到你,絕不會讓你這麼輕易就死去,我要抽出你的魂魄,讓你永世都承受毒火煉魂之苦,讓你體會一下我當年的痛苦。”
  毒皇雙瞳閃爍著恐怖的幽芒,森然的毒火唪的出現在右臂上,朝著玄天尊王的頭顱抓了過去。
  霎時!
  各大超級勢力的高手們頓時感到一陣森寒,這毒皇手段也太過狠辣了,竟要將玄天尊王用毒火煉魂,那可是要承受永世之苦,只有相互之間有大仇怨者,才會如此做。
  可見,二人的仇怨已經達到了無法化解的地步了。
  陡然!
  生機即將消絕的神樹發出啪啦的脆響,聲音很輕,但卻令置身於萬毒聖地內的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那種感覺就像是聲音源自內心的最深處,所有人頓時望向了那棵枯死的神樹。
  一絲生機從破裂處溢出,這絲生機很微弱,但卻充滿了倔強和不屈,就像是要逆天而生。
  嘩啦!
  聲音陡然加大,一顆嫩芽從乾枯的神樹的枝幹上穿了出來,龐然的生機瞬息迸發而出。
  枯木逢春,再生新芽……
  這就是領悟木屬道韻達到極致之後,呈現出來的逆天道意。原本只有一縷生機的玄天尊王,忽然睜開了雙眼,雙目碧綠如神翡,宛若無盡汪洋的生機在其中浮現,宏大的氣勢再度爆開。
  “怎麼可能……”
  “他竟然還活著,而且比起中了天地至毒之前更強了……”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神樹上的嫩芽,在瞬間長成了另一株更為粗壯巨大的神樹,無數枝幹伸延而出,每一條枝幹都充滿了木屬道韻,彷彿天生的道紋橫生,不斷交織與天地之間,匯聚成為了大道規則。
  一片片的碧葉勃然生長,比起之前更加蒼翠,也更加貼近大道。
  玄天尊王雙眸神芒閃爍,如同疾電一般,冷冷的看著襲來的毒皇,只見他隨手一點。
  神樹嘩啦搖曳。
  無盡的生機化為了恐怖絕倫的威能,徑直砸了過去。
  轟!
  毒皇的右手當即被震得粉碎,整個人被高高的拋飛了出去,背部震跨了一片片的虛空。
  一擊就碎了毒皇的右臂……
  在場高手,無不感到震驚。
  毒皇的實力,在場超級勢力的高手都是親眼目睹的,體魄堅硬如神鐵不說,還能運用萬毒,甚至熔煉天地至毒,端是可怕無比,哪怕是其餘大人物對上,也沒有獲勝的可能,說不定會殞落在此地。
  玄天尊王雖然實力比起毒皇要強一些,但那隻是在道韻之上,本身的威能並不強多少,而中了天地至毒之後,更是徹底衰落了。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玄天尊王竟能枯木再生,褪去舊體,重塑新體,而且新生之後,掌控的威能更加驚人了,僅僅隨手一擊,就震碎了毒皇的右臂,令其徹底重傷。
  除去震碎的右臂外,毒皇強橫的身體上已經出現了蛛網般的裂痕,他神情僵化,無法看出他的真正情緒,但是眼眸中不時閃爍的幽光,卻能看得出來,他不止是震驚,更多的是恐懼。
  嗒!
  玄天尊王橫空踩跨,神樹相伴其後,所過之處,虛空紛紛被震碎,洶湧澎湃的生機,宛若無盡的汪洋般,源源不絕,生生不息,如今玄天尊王的狀態,可以說是達到了神道境界的最巔峰了。
  一步!
  玄天尊王已來到了毒皇的面前,神情漠然的看著他。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毒皇驚懼了,因為他感覺得出來,眼前的玄天尊王已經一步踏入了聖主境界,若再修煉個一段時間,指不定會真正破入聖主境界,成為一代蓋世人物。
  驀然!
  玄天尊王身軀微微一顫,瀰漫在周身的生機變得忽強忽弱起來,他的嘴角處溢出了一絲黑血。
  雖然突破了原本的境界,但玄天尊王體內的天地至毒卻依舊存在,並不會因為他的提升而消失,這種可怕的至毒,曾經連聖主都被毒死過,世間根本就沒有解藥。
  “不殺你?你讓我如何不殺你呢,昔年的一切,就此了結吧。”玄天尊王穩住了生機,緩緩抬起手,神樹頓時納入手掌之中,頓時整片虛空都在執掌範圍之內,這是最後的殺招,任何大人物都無法避免,哪怕是同等境界的尊王也會被殞滅。
  因為!
  這是玄天尊王感悟的最強一擊,用無盡生機換取的極致死意,充滿了無盡殺伐之力。
  “大哥!”毒皇趕緊喊道。
  “大哥……”
  玄天尊王淡漠的眼眸,突然呈現出一絲猶豫之色,這個稱呼他多少年沒聽到了,昔年闖蕩大荒世界的時候,兄弟三人結拜,共同闖入幾座秘地,共生死,那一段時光,可以說是人生之中最美好的時刻。
  那一聲大哥,叫的是那般的純粹,兄弟之情又是那麼深厚,無論是誰,都可以代替對方去死,可是,隨著境界提升,隨著年長,一切都變了,無論是人還是心,都徹底改變了……
  陡然!
  唰的一聲,玄天尊王的背後虛空碎開了,一柄黝黑邪異的錐子,狠狠的刺了出來。
  不好!
  上海臉色陡然一變,可是要提醒已經來不及了,透過強大的感知,他看到了偷襲的傢伙,這是一個渾身佈滿鱗片,頭上長著一根獨角的邪族人,這名邪族人的手臂上有一塊缺失的鱗片。
  是它……
  上海赫然想起,在與北境聖女破入萬毒聖地內的時候,寶光道人曾經搶先進入過,後來小獸發現了一塊邪族人的鱗片,差點將他的命元給吸盡,原本以為那名邪族人已經死了,沒想到它還活著。
  而且,這邪族人竟然出現在這裡,並對玄天尊王進行刺殺,位置如此準確,時機拿捏得如此恰當,正好是玄天尊王出現漏洞的剎那。
  上海頓時明白了,毒皇早就在這裡埋下了邪族人這枚棋子,為的是在關鍵時刻出手所用,萬毒聖地之所以有這麼多的邪族人,肯定是毒皇早已與那名邪族人串通多年了。
  他們的最終打算是複蘇所有邪族人,只是因為玄天尊王守在封邪台內,唯一的出入口都由玄天尊王來把控,所以毒皇和那名邪族人始終無法入內,而這一次他們終於有機會了。
  只要玄天尊王一死,封邪台再無人看守,那麼他們就有很大的機會開啟封邪台,將所有的邪族人放出。
  邪族人的可怕,上海早已知曉,上萬邪族人全部放出來的話,恐怕大荒世界都會遭受滅頂災難。
  玄天尊王絕不能死……
  上海咬了咬牙,雙目中漸漸的衍化出一種特殊的道,那是神人所具有的道,瞬息衍化之後,化作了一項驚世神術——殘神術,不需要近身,只需要在視野中將對手模樣摹刻下來就行了。
  神印直接打入了邪族人的體內。
  做完這一切後,上海嘆了一口氣,他已經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了,剩下的只能看天意了。
  驀然!
  邪族人刺出的邪異錐子的手微微抖了那麼一下。
  這個動作幅度不大,非常微弱,但對大人物這等層次來說,哪怕是細微的失誤,也會帶來完全不一樣的結果。
  玄天尊王當即反應了過來,手中凝化的一方神樹天地微微一抖,當即虛空泛起了驚天威勢和衝擊,邪異的錐子,還是刺穿玄天尊王的頭顱,只是並沒完全將他的識海摧毀而已。
  在那一瞬間!
  玄天尊王雙目泛起了無盡的金芒,渾身通紅如血,爆發出來的威勢頓時將虛空徹底震碎了,無盡的罡風和虛空風暴激盪而出,能夠絞殺一切的風暴,被他以軀體蕩開了。
  雙臂迅速抖出,一前一後,宛若臨世的神矛,直接將毒皇身體洞穿,打破了他身上的毒核,抹滅掉了他殘餘的魂魄,強如神鐵的身軀,爆成了幾大塊,砸落到地底,而那名擁有大人物實力的邪族人,更是被直接點成粉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