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感覺到自己的命元正在恢復,待到最後一絲生機恢復的時候,他明顯感覺到命元增加了三年,雖然僅有三年時間,但對只剩下最後一個月命元的他來說,可以算是雪中送炭。
  有了三年的緩衝時間,足夠上海去找尋延長命元的天地寶物了。
  體悟不斷湧來!
  上海對木屬道韻的感悟,已經超越了靈聖巔峰,甚至踏入了天道境界,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他現在就能進入天道境界,因為那些吸收來的體悟並不是他自己的,還需要一段時間來梳理和消化。
  “可惜無法直接踏入天道境界……”
  上海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想到自己的今天的收穫,已經足夠多的了,畢竟自身已經擁有了踏入天道境界的資格了。
  要知道,大荒世界中有多少靈聖巔峰的高手被困在這個境界多年,直至老死都無法進入更高層次,一切都是因為對自身道韻的感悟不夠,正是這一道門檻,困死了無數絕頂高手。
  而像上海這種,只需短時間體悟,就跨過這個門檻者,屈指可數。
  為何各大聖地的高手層出不窮?而其餘勢力的要突破天道境界卻是極為困難?
  因為底蘊!
  超級勢力無一不是曾經出現過聖主,或是獲得過聖主傳承的,這些聖主傳承下來的不只是聖術和修煉之法,還有自身道韻領悟的方向,這些方向乃是各大聖地的鎮宗之寶。
  歷代大人物都會因此而受益匪淺,自然對道韻的領悟就要比同境界的深得多,隨意給後輩指點一個方向,也能令後輩們少走幾年甚至數十年的彎路,如此循環下去,自然就會高手層出不窮了。
  這是超級勢力的底蘊,其餘勢力根本無法比擬。
  不過!
  現在上海的際遇,可是連超級勢力都會眼紅,因為玄天尊王這等異人,從遠古至今僅此一出,除去自身境界和修為外,單憑對木屬道韻的領悟,幾乎相當於一名真正的聖主了。
  而上海!
  則是玄天尊王直接疏導道韻,這跟一名聖主親自給最喜愛的弟子傳授一樣珍貴。
  聖主有多少?
  縱觀萬古歲月之後到今日,屈指可數,而能夠真正獲得聖主親身教導的,也一樣少得可憐,而且大部分早已化古了。
  現在各大勢力,包括聖地這等龐然大物,也只是在參悟聖主遺留下來的方向而已,效果如何能與親身教導相比。
  體悟不斷加深,上海的心神沿著脈絡不斷朝上蔓延,他已經將整株神樹的主枝幹的各種變化完全體悟到了,而對自身道韻的掌控,也達到了天道境界以上,甚至已快踏入神道境界了。
  驀然!
  上海的心神莫名與神樹斷開了,下意識放出心神,但卻被神樹阻隔。
  “大道萬千,各人有各人的道,此乃是吾的道,並不是你的道,若你沿著吾的道走,今生都將無法超越吾,就如同樹木一般,大枝幹只有一條,但開出的分支卻有無數條,變化也各有不同,才能顯示出它們的獨特性,因為那是它們自己的道……”
  “前輩……”上海一怔。
  “所以,吾只放開讓你感悟大枝幹的道,因為眾人所修的道在這一塊都是差不多的,倒不會影響到今後自身大道的延續。至於剩餘的,只能靠你個人去感悟,因為那將會化為你自己的道。”玄天尊王語重心長的說道。
  “多謝前輩指導。”上海誠懇的說道。
  “小友客氣了,你我能相見,既是有緣。”玄天尊王說完,不再開口,因為毒皇已經出手了。
  前兩次的出手,被玄天尊王輕易化去,毒皇神情沒有絲毫變化,但身上的威勢卻已經積蓄到了極致。
  “玄天,你以為你領悟四像大道,就能勝得了本皇?讓你看一看什麼叫做天地至毒。”毒皇雙臂張開,直接遮掩了大半片天空,碧綠色的毒體閃爍著幽然的邪芒,身軀漸漸的化去了,變得透明起來,幽暗的天空像是被吸入了他的體內一樣。
  霎時!
  上海感覺到了極度的危機。
  “喝!”
  毒皇低吼一聲,詭異的氣息籠罩了整片天地,幽暗的胸膛當即旋繞起來,化作巨大的漩渦,這個漩渦充滿了恐怖的吸力,大地上的塵土,包括遠處倒塌的宮殿,全部被吸了起來。
  宮殿和一切,全部被漩渦碾碎了。
  萬毒聖地顫動得越來越厲害,瀰漫在四周的無形無質,無色無味的腐神毒障漸漸呈現出形態,一張張猙獰的臉,那是世間奇毒所化的毒靈,縱使是大人物都不敢輕易觸碰這些毒靈。
  “以體為爐,化萬毒之物,聚天地至毒。”毒皇冷冷一笑,雙臂朝後一抽,萬毒聖地的腐神毒障,紛紛被抽了出來,朝著漩渦納入了進去,無數劇毒糾纏在一起,彷彿在神爐中熔煉似的。
  以體化天地至毒……
  上海臉色驟然一變。
  天地至毒,乃是世間萬毒所化,據說連聖主都會被毒死的可怕毒物,是萬毒聖地傳聞中的無上之毒,沒想到毒皇竟然能夠熔煉出來,若是天地至毒化出,那玄天尊王豈不是危險了?
  “咕……”一道熟悉的聲音在遠處響起。
  “小傢伙?”
  上海訝異的看著正縮在一塊碎石後方,探頭探腦的小獸,之前踏入封邪台之前,就跟這小傢伙失去了聯繫,當時他還擔心了好大一會兒,但想到小獸頗為精明,應該不至於這麼容易隕落,當即也就安心了。
  “小傢伙,快來幫忙。”上海趕緊喊道:“你能不能將毒皇體內的天地至毒吸納?”
  “咕咕?”
  小獸瞪大了眼睛,一副你當我真這麼厲害的模樣,然後趕緊打著手勢,最後掐著自己脖子,伸出舌頭,然後做出倒地的模樣。
  “你也擋不住這天地至毒?”上海澀然道。
  “咕咕……”小獸趕緊打著手勢。
  “你是說有地方可以躲?”
  上海猶豫了一下,目光投向了玄天尊王,深深的看了一眼,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插不上手,再繼續待這裡,不但會被毒死,甚至還可能會害了玄天尊王。
  “快帶我去!”上海毅然轉身。
  “咕……”
  小獸一蹦一跳的在前方帶路。
  很快,一人一獸來到了一處宮殿廢墟上,這座宮殿廢墟極為奇特,表面的宮殿雖被轟爛了,但地下卻是完整無缺,小獸在地下摸索了幾下,抬起了一塊石頭,露出一個坑,當即跳了下去。
  上海也跟著跳下,這個坑大約有五十丈大小,足以容納不少人,剛踏入裡面,他就嗅到一股沁人心肺的芬芳,體內殘餘的毒素,頓時被這股芬芳給徹底化掉了,他才注意到這個坑內佈滿了各種古怪的道紋,而在道紋中還鑲嵌了一些奇花異草。
  “難道這裡是萬毒聖地遇到災劫時候的避難之地?”上海猜測道。應該是了,萬毒聖地內劇毒極多,在危難時刻,將這些劇毒放出,不但能夠抵禦敵人,甚至還能殺傷對手。
  萬毒聖地的高手雖然自身也是用毒和解毒的能手,但也無法完全一次將所有劇毒解掉,所以萬毒聖地設置了這些隱秘的坑,就是為了在釋放出劇毒攻敵的人時候,讓自己勢力內的高手藏身所用。
  大地劇烈震顫了一下,突然停止了動靜。
  陡然!
  一道微妙的聲音傳來,像是水滴下的聲響,但這聲音卻是充滿了致命感,就像是死神的鐮刀在揮舞。
  嘭嘭……
  坑內的道紋突然紛紛爆碎,裡面鑲嵌的各種解毒的奇花異草,宛若遭遇到了寒冬,蒼翠的外表逐漸化為枯黃,瞬間就變成了粉末,幾乎所有的解毒之物都在瞬間被毀滅了。
  致命的窒息感湧來,上海心神狂震。
  啵……
  一股清涼的感覺浮現,只見小獸不知何時吐出了銀色泡泡,將上海和自己給圍了起來,不過它並沒有停止,而是面露凝重的不斷吐著泡泡,一顆接一顆,環繞了近百層。
  這時!
  外方傳來一陣陣的破碎聲,銀色泡泡不斷的破開化掉,速度快得嚇人,半個呼吸不到,已經破碎了一半了,而且破碎速度不斷加快。
  上海能夠感受到那死亡的氣息,那是足以掠奪一切的至毒,沾之即死,根本就沒人能夠解除,在踏入到萬毒聖地之後,他對毒的了解雖不算很深,但也知道毒性的強弱。
  湧來的至毒強得可怕。
  要知道,小獸的泡泡當初是完全可以抵擋得住萬毒聖地內的劇毒氣霧的,哪怕是腐神毒障,小獸也不過吐了十個銀色泡泡而已,如今吐出上百個,竟在瞬間被破了一半,可見這至毒的可怕。
  這還只是消散出來的至毒,而不是位於最中心的,如果方才還站在外面的話,縱使有小獸在,也一樣會形神俱滅。
  “噗……”
  小獸趕緊拼命的吐著銀色泡泡。
  上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旦銀色泡泡全部破掉,小獸如何,他並不知道,但自己絕對活不成。
  或許是因為餘波的緣故,在突破到剩餘三個銀色泡泡的時候,至毒消退了,上海緊繃的神經也稍稍鬆弛了下來,而小獸更是累的差點趴在地上。至於原本所站的坑洞,早已消失了。
  在至毒之下,連大地都被徹底腐蝕了,更別說這個坑洞了。
  “哈哈……玄天,縱使你躲在封邪台無數万年,最後還不是一樣死在本皇的手上。”毒皇狂笑如雷。
  什麼……
  玄天尊王死了……
  上海心中一澀,雖然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但此刻聽聞,心底多少還是感到有些難受,與玄天尊王認識的時間雖不長,但卻承受了對方兩大人情,而且玄天尊王還不計較的幫他。
  “玄天前輩,我現在的實力不強,無法與毒皇對敵,他日待我修為達到足以滅殺毒皇的地步,定會帶他的頭來祭奠你。”上海在心底暗暗發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