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的威能相互撞擊,是何等的恐怖,虛空完全被轟得陷了下去,溢出的虛空風暴,被當場震碎,無論是倒塌的大殿,還是完整的,都瞬間化為了飛灰,大地更是被轟出了深淵。
  早已掠到三百里外的上海,被震得體魄砰砰作響,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身子。
  而停留在萬毒聖地處的超級勢力的高手們,紛紛面露懼色,眼前的一幕實在太驚人了,這就是大人物交手的場面麼?
  虛空盡碎,大地沉淪。
  縱使是天道境界的高人們,也不由微微色變。
  玄天尊王宛若一尊神祇,屹立於破碎的虛空中,紋絲不動,激蕩的恐怖餘波,撞在他的身上,就像是水流遇到了堅韌的石柱,被分到兩旁。
  “太典,收手吧。”玄天尊王目光露出一絲惆悵。
  “收手?玄天,你也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給本皇死吧。”毒皇化掌為拳,直接砸出。
  萬毒齊聚,化為千萬個鬼頭,帶著無上兇威籠罩而下,鬼哭狼嚎之下。
  頓時,淒厲的鬼叫震得八百里外的高手們頭昏眼花,有的甚至被震得大口吐血,趕緊朝後退卻。
  毒皇兇威滔天。
  在場高手們,頓時臉色慘白。
  “唉……”
  玄天尊王再度嘆氣,這一口氣顯然比之前要悠長得多,也要堅決得多,眼眸中的惆悵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純粹的殺意,很明顯,他已經暫時放下了以前的過往。
  一步!
  玄天尊王的第一步踏出,虛空再度顫動,碧綠色的神芒從腳下升起,充滿了磅礴的生機,一縷嫩芽呈現在天地之中,彷彿天地就是它的殼,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著。
  蒼穹被撐開了,大地被壓下了一層。
  霎時!
  無盡的天地之威,如同養分似的,被嫩芽不斷吸納,它成長得越來越快,開始分支開葉,瞬息間就成了一株屹立於天地之間的神樹。
  旋即,彷彿春季到來,萬毒聖地上空一片暖烘烘的,天地之間浮現出一道驕陽,頓時春暖花開,神樹上長滿了各種奇異的花朵,這些花朵各有不同,彷彿世間的所有花色都存在於此。
  海納百川,萬物之靈!
  這是一種道的衍化,是玄天尊王對自身道韻的理解,能以天地化道,足以看出玄天尊王在道韻上的感悟到底有多恐怖了,哪怕是遠古的其餘尊王也達不到這等程度。
  雖然玄天尊王被封閉多年,威能沒有絲毫的提升,但被囚禁的這無數万年的歲月裡,他自然而然的感悟著自身的道,經歷了世間的喜怒哀樂,如今的他已將道感悟到了自身境界所能達到了極限了。
  上萬鬼頭,剛一接觸到神樹,當即發出陣陣慘嚎,被化為了飛灰,只見神樹微微一搖,虛空開裂,恐怖的威能被導入了其中,難以再散出一分。
  “四像大道,你怎麼可能領悟了……”
  毒皇聲音無比尖銳,“不可能,就算你領悟了四像大道,你這些年來的修為沒有絲毫的長進,而本皇這副軀體完全不弱於尊王層次,殺你不是什麼難事,給我死!”
  滔天劇毒狂湧。
  整個萬毒聖地的劇毒,除去腐神毒障外,被毒皇全部抽了出來,虛空中已被萬毒瀰漫,黑壓壓的一層,各種異色,香味與異味全部融合在一起。
  霎時!
  一些位於千里之外的高手,臉色頓時泛青,有的渾身飯泛軟,而有的奇癢無比,而有早已被毒倒在地。
  就連上海都感到一陣頭昏眼花,他感覺有上萬種劇毒湧入了自己的體內,每一種都是足以置人於死地的,若不是他身上還有小獸之前殘留下來的一些銀色泡泡抵禦,恐怕早就被毒死了。
  陡然!
  一股莫名的炎熱風吹拂而過,成千上萬的劇毒頓時被驅散了,就連高手們身上的毒也被清得一干二淨。
  “嗯?”
  上海身上的劇毒也被掃掉了,意識恢復了清明。
  神樹上的花漸漸枯萎了,結出了一顆顆青澀的果實,這些果實各有不一,剛出現,就開始吸納著高空中的劇毒,並將這些劇毒當成養分來生長,片刻的功夫,虛空中的劇毒已經全部被吸盡了。
  毒皇兩次出手,全被玄天尊王化掉,他頓時呆立當場。
  很顯然!
  毒皇實力要弱於玄天尊王。
  見到這一幕,上海心底暗暗鬆了一口氣,目光投向了虛空中的神樹,枝葉如神玉,果實如仙翡,濃郁的木屬道韻衍生而出,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他心中就產生了莫名的感觸。
  當即!
  上海迅速沉下心來,任由自己的感知釋放到神樹上。
  感知一觸及,他就感受到了無盡的生機,那是玄天尊王對木屬道韻的理解,自身大道的衍化,或許是因為獲得了玄天尊王的傳承,他的心神瞬息就投入到了這一株神樹中。
  雖然玄天尊王從萬古歲月以來,修為和實力沒有絲毫的提升,但他卻沒有停止過對自身道韻的感悟,無數万年的積累之下,玄天尊王對木屬道韻的感悟,已經達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了。
  只是因為修為限制,玄天尊王無法完全發揮出木屬道韻的真諦。
  積累下來的感悟,化為了對木屬大道的理解,而這些理解,已經完全融入了他的身體中,隨手衍化出來的神樹,更是蘊含著更深層次的木屬道韻的奧義。而這些奧義,對於木屬修煉者來說,幾乎堪比珍寶。
  一百里內。
  這是藉鑑玄天尊王木屬道韻,感悟自身的最佳範圍,對於別人來說,這裡是致命的險地,但對上海來說,卻是一場可以加快感悟自身道韻的大際遇,雖然他已達到了靈聖巔峰,但在自身道韻的感悟上,卻遠遠及不上同等境界的高手。
  感悟自身道韻,不但能夠加深自己對威能的掌控,而且會加強道紋的運用,最關鍵的是,要達到天道境界,必須得完全感悟自身的大道,不然縱使威能再強,境界再高,也無法踏入天道境界。
  玄天尊王對木屬道韻的領悟已經達到了極致,隨手衍化的大道,都能令人心生頗多感觸。
  而上海早已獲得玄天尊王所傳的“怒”訣,兩者算是一脈傳承,早已互通,再加上他位臨最近,如今心神投入神樹中,體悟遠非位於千里之外的各大勢力高手能比。
  一陣陣的體悟襲來。
  上海感覺到,很多原本對自身道韻不理解,甚至無法通透的,全都在眨眼間感悟到了,這種快速增長的體悟,令他驚喜之餘,又擔心自己體悟是不是太快了一些,會不會令自己今後的修行之道產生桎梏。
  隨後想到道韻並非是威能,不會有任何桎梏存在,索性也就放開了,靜靜的投入心神,感悟著神樹的細微變化,每一絲變化,都代表了道韻中的一種細則,這種細則已經達到了完美的程度,每一絲脈絡都清晰透特,根本不需要他過於去思索,只需要感悟便可。
  其實,上海並不知。
  玄天尊王最大的傳承不只有“怒”訣,而是他無數万年來,對木屬道韻的感悟,那是從萬古歲月至今的沉澱,這份沉澱的底蘊,哪怕同修木屬道韻的聖主都無法比擬。
  畢竟!
  聖主壽元一般只有萬年之久而已,縱使終身感悟自身道韻,也無法比得上玄天尊王耗費了近十萬年感悟的,萬年與十萬年,相差了整整十倍,就算聖主天資要高一些,但也未必比得上玄天尊王。
  而經過如此多年的領悟,玄天尊王的木屬道韻已經達到了趨近圓滿的程度了,呈現出來的道韻,脈絡無比完整,不會令人陷入偏差,可以這麼說,玄天尊王本身的道韻就是一個驚世寶藏,哪怕是同境界的木屬道韻大人物,都會極為眼紅。
  而對木屬修煉者來說,價值幾乎不下於一件道器,甚至還在道器之上。畢竟,大部分的木屬修煉者,有師承和勢力支持的還好一些,偶爾會有前輩指導,但沒有師承和勢力的,都只能靠自己去摸索。
  有前輩指導者,也得靠自己摸索,因為前輩的感悟並不完整,只能用來借鑒而已。
  感悟自身道韻,就像是走在一條不知有多少分岔路口的大路上,眼前迷霧層層,只能靠自己去摸索,分辨出正確的道路,有的人越走越遠,而有的人雖然暫時找到了正確的方向,又無法完全確定。
  而玄天尊王就是已經將所有路走完的,所有正確和錯誤的路,都完全呈現在眼前,臨近的感悟者,只要心神跟著走就行了,幾乎沒必要去思索太多,或是考慮前方是正確還是錯誤的。
  如果有木屬修煉者知道上海與玄天尊王的神樹產生了心神聯繫的話,恐怕會嫉妒不已。
  僅僅片刻的時間!
  上海對自身道韻的體悟已經達到了同等境界的高手的水準了,幾乎等於減少了數十年的摸索和體悟,他並沒有停止下來,而是繼續將心神投入到神樹中,跟著道韻變化而變化。
  自身道韻的體悟,正在以可怕的速度增長著,縱使是上海自己都不免感到心驚。
  太快了!
  上海感覺到,自己對自身道韻的領會,已經達到了那些修煉百年的同境界高手的程度了。
  當然,並非所有體悟他都能消化,不過這並不阻止他繼續體悟下去,反正以後有時間了,再慢慢的去消化這些體悟,這可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要遇到像玄天尊王這樣一個對木屬道韻達到極致的大人物並不容易,更別說對方衍化自身道韻,並讓自己與之產生聯繫了。
  兩個人情!
  上海知道,自己欠下了玄天尊王的兩個人情了,他並沒說出來,而是暗暗記在心裡,等以後成長起來,有機會的時候再回報這兩份人情。
  隨著不斷感悟,上海的身上開始泛起了綠瑩瑩的光芒,無盡的生機從大地深處延伸而出,注入他的體內,當即,他雙目一睜,眼眸中充滿了難以置信和莫名的驚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