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皇的威壓很分散,但以其恐怖的實力,哪怕只是一縷威壓,也足以震死靈聖巔峰的高手了。
  “你還不肯出來?”
  毒皇的聲音傳遍了整個萬毒聖地,聲調沙啞而低沉,像是硬生生從嗓子擠出來的一樣。
  上海肯定,這不是在喊自己。
  以毒皇的恐怖實力,要殺他易如反掌,沒必要與他說這麼多廢話,顯然是在對別人說的。
  “不想你的傳人死,就趕快給本皇出來。”毒皇聲音更沉了,飽含著怒意的聲音震得萬毒聖地轟隆劇顫,就連頂部的七色大殿,也被震到了,隨時都有可能落下來。
  轟!
  虛空被震裂了。
  一名中年男子踏步而出,白衣似雪,面容俊朗而寬毅,雙眉如劍,充滿了無上的威嚴,踏出的第一步,震得虛空轟隆作響,彷彿鏡面破碎,蛛網般的裂痕延綿至百里之外。
  “玄天!你終於出來了。”
  毒皇渾身僵化,臉上沒有絲毫表情,但聲調中卻充斥著異樣的興奮,以及無比的痛恨和震怒。
  玄天……
  上海詫異的看著中年男子。
  難怪第一眼看到的時候,會感到中年男子眼熟,竟然會是玄天尊王。只是此刻的玄天尊王的模樣,怎麼會變得如此年輕?忽然他想起了封邪台的特殊之處,或許這才是玄天尊王的真正模樣。
  在毒皇的威壓下,上海身上的裂痕更大了一些,他趕緊取出九品療傷靈藥服用,在靈藥強大的藥效滋潤下,橫布的裂痕漸漸收縮,傷勢也在緩緩恢復,見毒皇注意力在玄天尊王身上,他迅速從廢墟中掠出,立即遠遁。
  到了七百里外,上海才放慢了速度。
  很顯然!
  毒皇與玄天尊王是舊識,而且看毒皇的模樣,並非是朋友,而是仇敵,二人交手是必然的,像他們這等大人物交手,上海根本就沒有插手的可能性,稍有不慎都會被兩人交手的餘波震成粉碎。
  與其在那裡拖玄天尊王的後腿,不如先離開。
  走到九百里處的時候,上海停了下來,眼睛微微一瞇,敏銳的察覺到遠處有人,凝目朝著前方望去,只見一頭大約三丈的神蛟正懸浮在高空中,臨天聖徒就站在神蛟頭上。
  神蛟身側,還有兩名老者,一瘦一胖,這二人雖然掩蓋住了自身的氣勢,但眼中不時透出的濃郁道韻,已經表明這二人都是天道境界的高人,顯然是忌憚毒皇,沒敢深入。
  陡然!
  一名老者目光投來。
  “殿下,那邊有個小傢伙。”老者指向前方。
  “是他……他的傷勢竟都恢復了,別讓他跑了,此子身上可能有道器暮鼓,將他擒下來。”
  臨天聖徒冷喝道。
  神蛟如狂電一般,已經掠了過來,兩名老者速度更快,已經橫跨而出,瞬息就來到上海身前不遠處,雙手抓了過來,近萬條道紋橫生,化作了巨大的漩渦,恐怖的吸力湧來。
  面對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上海可不會與之硬拼,更何況還有臨天聖徒和神蛟,當即背部一震,顧不上驚世駭俗,金色雙翼舒展而出,妖皇天羽術之下,沿著來路掠去。
  唰!
  兩名老者頓時抓了個空,臉色微微一變。
  “好快的速度……”
  “這等速度不下於天道境界了,此子不過區區靈聖巔峰,就擁有如此這般的速度,難怪能夠在萬毒聖地遺跡中活到現在。”
  “估計依仗的那一對古怪的雙翼,此物定然是異寶,不要讓他跑了。”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身形一動,速度暴漲了近一倍,身形完全消失在了原地,彷彿瞬移一樣,方才他們是留了手,這一次卻沒有。
  一個呼吸之間。
  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已經出現在上海身後二十丈處,而且速度在不斷的加快中。
  “小傢伙,乖乖留下雙翼和道器。”
  “留你一個全屍。”
  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說道。
  在這二人眼中,擒拿上海只不過是輕而易舉之事。
  縱使上海再怎麼借助異寶提升速度,本身的境界依舊只是靈聖巔峰罷了,差一個境界就如同天塹。
  可當二人話音剛落的剎那,前方的上海已經消失在他們眼前了,下一刻出現在了十里之外。
  “這……怎麼可能……”
  “他的速度竟比我們還快?”
  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頓時有些傻眼了,二人的臉頰連連抽動。
  靈聖巔峰的實力,竟擁有超越一般天道境界高人的速度,實在太令他們感到意外和吃驚了,原本要抓拿到手的小子,竟然跑了,還跑得如此快,兩名天道境界高人的臉頓時掛不住了。
  若是傳出去,被同境界的高人知曉他們連個後輩都不如,那豈不是要讓人笑掉牙?
  “哼!”
  “小子,被我擒到,定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徹底怒了,施展出了全部的威能,虛空破碎了,二人橫穿而過,速度比起之前還要高兩倍,原本以為可以追上了,可在看到上海的速度依舊比他們快的時候,差點氣昏過去。
  近了……
  上海重新回到了原本倒塌的宮殿處。
  毒皇與玄天尊王依舊在高空中,二者相視,前者目光充滿了仇視和恨意,後者眼神複雜,還有一絲的遺憾。
  氣氛相當沉重!
  二人無意散發出的威壓,令萬毒聖地不時傳出震顫。
  依靠著強橫的體魄,上海踏入了這裡,而那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就沒辦法了,只能在三百里外徘徊,不敢再進入分毫,不光是忌憚毒皇和玄天尊王二人的威勢,還擔心一不小心招惹到二人,被當場轟殺。
  他們也不甘願就此離去,只能在外徘徊,等待上海出來。
  上海自然不會出去,他可沒把握對付兩個天道境界的高人的真身,若是化身的話,他還可以試一試突圍,再加上臨天聖徒和神蛟,想要突圍是不可能的。
  等待了片刻!
  兩名天道境界的高人,或許是攝於毒皇和玄天尊王的威勢,已經返身離去了。上海這才起身,朝著另一個方向進發,可在路走到一半的時候,碧水龍龜出現在了視野中。
  “天一聖徒和聖女竟然沒走……”上海眉頭一皺。
  很顯然!
  這些超級勢力的傳人都沒打算放棄,可能是想他被毒皇斬殺後,再過來搜索也說不定。
  天一聖地的傳人實力都很可怕,再加上碧水龍龜,上海也沒多少把握能夠衝出去,而且龍龜背上的那座瓊樓,給他的感覺有些古怪,似乎隱藏著什麼在裡面,每當看一眼,他都有種莫名的不安。
  不止是天一聖地,臨天聖地和金器世家給上海的感覺都是如此。
  這些超級勢力的傳人,似乎並沒有太過於擔心毒皇會殺來,顯然是有把握能夠脫逃,也有很大可能,暗藏著足以保命的底牌。
  總之,上海感覺現在不是離開的時機。
  至於其餘的方向,他也走了過去,果然如同預料的一樣,金器世家的金聖鋒也守在一處,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北境聖地也來人了,並且守在另外一邊,除去三名天道境界的老怪物外,北境聖女也在其中。
  三大聖地都來人了,萬古世家也來了一個。
  東荒超級勢力中,還有兩大萬古世家沒來,上海估計這兩大世家應該也在萬毒聖地中,只是暫時還沒出現罷了。
  暗潮湧動,上海感覺自己就像置身於爭鬥的汪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會形神俱滅。
  既然不能離去,那就只能先返回了。
  上海沒有停留,以免這些超級勢力察覺,突然給自己來那麼一手,指不定會真被當場暗殺,返身回到了那一片廢墟處,憑著太古天魔軀,他能夠踏入到毒皇和玄天尊王二人的威勢近百里範圍內。
  而這個範圍,就連天道境界的高人都不敢踏足,所以算是比較安全的區域了,憑著自身的體魄,只要不被兩位大人物的出手直接打中,基本上保命是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太典,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不願放下麼?”玄天尊王忽然開口了。
  “放下?”
  毒皇冷聲道:“你讓我放下?本皇花費千年營造的基業,都被你一手毀掉了,本皇的所有心血,全部白費了。就差一步,本皇就能成為大荒世界之主,而卻被你給親手毀了,這就是你這位做大哥所做的?毀掉自己兄弟的一切?”
  “大荒之主?太典,過了這麼多年你還沉迷不悟?它們是邪族,只會毀了整個大荒世界,而你不過是它們的棋子罷了。”玄天尊王沉聲道:“若你還認我這位大哥,就此收手吧。”
  “大哥……”
  毒皇凌厲的語氣稍緩了一些,道:“你真還認我這位兄弟?不計較我殺你妻女,奪你根基之仇?不計我滅你全族之恨?放下這一切?放下所有?”
  玄天尊王沒有再開口,眼神透出淒然。
  “哈哈……”
  毒皇昂頭狂笑了起來,“你還是恨我,對吧。既然如此,還有什麼話好說。我毀了你的一切,而你也覆滅了我執掌的萬毒聖地,為了活下來,我受盡世間所有苦楚,為的是什麼?就是為了殺了你,然後將我的一切奪回來。他日,我定當重歸大荒,成為當之無愧的大荒之主。”
  “唉……”玄天尊王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玄天!這些年你一直躲在裡面不肯出來,如今終於出來了,就讓我們了結當年的仇怨,你必須……死!”
  毒皇身軀猛然一震,漫天劇毒遮天蔽日,席捲而出,宛若末日降臨,虛空五指探出,彷彿地獄中的魔爪,森然而恐怖,交織而出的毒之道紋,帶著更為恐怖的天地之威壓下。
  大殿廢墟附近,上海看得心臟狂跳。
  這一招幾乎迸裂了虛空,若不是他的感知強於常人的話,根本就無法看到毒皇是如何出手的。
  玄天尊王神色如初,一頭黑髮狂舞,雙目中的頹然和無奈散去了,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戰意,昔年的尊王之威盡顯,一腳踏出,虛空被踩碎了,墨玉般的波瀾泛起,化成漫天狂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