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頗為壓抑,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緊盯著上海,炙熱的眼神彷彿都要將他給融化了。
  臨天聖徒等人並沒有太大的動作,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早已壓了下來,四名超級勢力的傳人,天資卓絕無比,無一不是已快踏入天道境界的人物,以他們的資質和年齡,他日榮登尊者一位並不是什麼難事,甚至還有可能問鼎聖主一境。
  四位未來的尊者,釋放出來的氣勢是何等的強盛。
  縱使是金器世家的高手們,都禁不住感到胸膛窒悶,幾乎都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上海毅然站於原地,不為所動。
  太古天魔軀,霸絕遠古,乃是遠古第一戰體衍化出來的無上魔軀,單憑其強橫的體魄,世間鮮少有人能與之比肩。
  雖然沒有開口說話,但上海的態度已經很顯然了。
  戰!
  已是難免的了。
  壓抑的氣氛越來越濃烈,氣勢也越來越龐然,已經達到了臨界點了,戰鬥一觸即發。
  陡然!
  大地轟隆隆的顫動起來。
  萬毒聖地內,建築群搖曳,從遠古流傳至今大殿上紛紛泛起了道道陣紋,護住了大殿。
  滔天的氣息從遠處湧來。
  呲……
  大殿陣紋開始搖曳晃動,一些建築承受不住這股可怕的壓力,紛紛轟然爆碎開來。
  遠處的天際間,一尊龐大的碧綠身軀宛若神祇般出現,舉手抬足之間,大道韻律不斷浮現,天地之威交織在一起,漫天黑火橫生,宛若地獄的火焰,將虛空都燒化了,恐怖的毒性瀰漫而出。
  毒皇……
  在場之人無不色變。
  “死……”毒皇吐出一個字,漫天黑火席捲而下,所過之處,陣紋紛紛被燒化,大殿唪的化成飛灰,刻滿了各種道紋的地面,也僅僅支撐了片刻,就化為一堆塵土。
  “毒皇,就讓本座來會一會你。”
  一道器光從一座大殿中射出,沖天而起,一名披頭散發的老者渾身佈滿了無盡的銳芒,這些銳芒以道紋凝成,渾然一體,宛如斬天神劍,將天地都快刺破了,只見劍體一盪,百萬銳芒橫生而出,其間夾雜著近似透明的火焰。
  銳金道紋密布,天地之威橫生而出,成千上萬的金雷浮現,震得虛空完全塌陷了。
  “四叔……”金聖鋒一驚。
  “金惡風前輩……”
  臨天聖徒等人面露訝異,沒想到這裡還有一名金器世家的天道境界高人,而且此人似乎已達到了天道境界的巔峰了,再看對方通體環繞的金雷上密佈著驚人的天地之威,顯然已經一腳踏入神道境界了。
  金雷橫布,漫天金芒閃爍。
  老者通體如金器,宛若從天而降的蓋世神鐵,遍布的天地之威,漸漸匯集成為了第二柄銀色的神劍。
  “玄重器術……”
  “竟是金器世家傳承的玄重器術!”
  臨天聖徒等人心中劇震。
  玄重器術!
  乃是金器世家從萬古歲月時代流傳至今的聖術,由金器世家的聖主所創。那名聖主在神道境界的時候,就已經創出這玄重器術了,只是尚未完全,但據說那名聖主曾以此聖術對敵三名大人物,最後斬殺一位,重創其中兩位。
  此術在聖主達到更高境界後,不斷推演變化,去糟存精,最後才成為完整的玄重器術,並將之傳承下來。
  此術乃是金器世家的攻殺聖術,施展出來,威力至少增強一倍以上,更可怕的是,這一項聖術能夠讓施展者短暫控制天地之威。
  天地之威乃是天地大道衍化的力量,除去聖主外,無人能夠控制,哪怕是大人物也難以將其短暫控制,蓋世人物為何稱之為蓋世人物,那是因為他們可以掌控天地之威。
  修煉者再強,也強不過天地,因為無人能超越法則,縱使是至高聖主也無法超越法則而存在,因為此聖術的存在,金器世家才從遠古屹立至今,依舊是東荒的超級勢力之一。
  玄重器術的可怕之處,在於它的攻殺無雙,特別是在天道境界的高人手中,同境界之中,極少有人能夠擋得住,以老者一腳踏入神道境界的修為施展出來,更是將此術的可怕之處展露得淋漓盡致。
  “斬!”
  老者一聲大喝,彷彿蓋世驚雷,雙色神劍劈斬而下,天地瞬間被斬成了兩半,破開的紋路,綿延至千里之外,無數大殿連同陣紋,全部被斬碎,恐怖的銳利,就連位於後方的臨天聖徒等人,都禁不住感到皮膚刺痛,迅速朝後退卻。
  唔!
  屹立蒼穹上方的毒皇低吼了一聲,嘴裡吐出烏黑的劇毒,碧綠色的右臂朝後一拉,五指伸延開來,驀地拍了下來,霎時,蒼穹劇顫,天地頓時為之變色,無盡的虛空被盡數拍碎。
  壓落而下的碧色大手,就像是從天穹之上伸出的妖邪手掌,震天鑠地的力量,頓時將成片的建築壓成了粉碎,就連腐神毒障都被震得晃動起來,紫黑色不斷抖動,像是隨時都可能會破開。
  啪!
  巨手砸在雙色神劍上,無堅不摧的金色神劍,頓時被拍成碎片,而銀色神劍則蕩起了洶湧的天地之威,磅礴而宏大的天地力量,震得巨手朝後微微縮了一下,但卻還是壓了下來。
  只見!
  銀色神劍直接被一手拍成碎片,瀰漫而出的天地之威,更是被巨手給徹底蓋壓了,而那名沖天而起的老者,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巨手迎頭壓了下來,整個人被狠狠的壓落大地。
  轟!
  地面劇震。
  大手壓制之處,恐怖的衝擊滾盪而出,橫掃方圓千里範圍,所有殘余建築,全部崩塌。
  而老者的生息,瞬息消逝了。
  在場之人皆臉色慘白如紙,特別是金器世家的高手,一個個渾身顫抖,無比驚懼。
  雖然老者只是天道境界巔峰,但已將自身道韻圓滿,初步踏入了神道境界,只需一段時間的苦修,就能夠成為一名真正的大人物了,以老者的境界和能耐,再加上金器世家的聖術“玄重器術”,縱使不敵毒皇,也不可能會被毒皇一掌拍死。
  相比起其餘高手,天一聖徒等人想得更通透得多。
  不是老者實力弱,而是毒皇實力太恐怖了。
  老者施展出玄重器術後,與一名大人物的攻擊相差無幾,若是遇到其餘大人物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只是毒皇的實力遠超老者,所以老者才會被毒皇的一擊轟殺。
  天一聖徒等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再看了看上海。
  驀然!
  四名超級勢力的傳人先後出手了。
  臨天聖徒宛若一尊曜日,所有光芒全部匯集在食指指尖,凝成了一束光劍,在此劍的周邊,凝聚著無比恐怖的威能,一指朝著上海的眉心位置刺了過去。
  天一聖徒渾身如皓月,當空一掌切下,虛空被切碎,六千道紋橫生而出,凝化成為一座足以壓碎世間萬物的神峰。天一聖女一旁輔助,纖弱的十指連點,神峰上被刻出了密密麻麻的紋路,這是永恆的道紋,足以鎮壓一切,二者聯手之下,威能更是恐怖。
  金聖鋒則化身為劍,以手為鋒,金器之道漸漸演化而出,恐怖的殺伐氣息令人心胸窒悶。
  四大超級勢力的傳人全力出手,威能是何等的驚人,哪怕是天道境界的高手,都會被他們重創,而且他們從各個方位封堵,幾乎將上海的退路給堵死了,顯然是抱著一擊必殺的打算。
  終於來了!
  上海目光一凝,瞳孔縮到了極致。
  四大超級勢力的傳人聯手,釋放出的威能令他感受到了威脅,那是足以致命的威脅。
  天魔九殞!
  上海低喝,不過他並沒有將此法作為攻殺之法,而是迅速運轉周身,以九道本體極威的力量,加持太古天魔軀的體魄,頓時,他的體魄勃然暴漲,金黑色紋路迅速交織,神秘道紋覆蓋住了周身。
  三道恐怖的轟殺襲來,根本無法躲避,上海所能做的就是擋,雙臂一震,護住了頭部和心臟位置。
  轟……
  驚天之威,轟殺而過。
  周邊的六座大殿陣紋,紛紛爆碎,大地被震得轟隆抖動,而原本所在的虛空被徹底崩碎了。
  “好強的體魄……”
  “絕不可能,人族不可能擁有這樣的體魄,可能是某種防禦異寶。”
  “竟沒殺死他……”
  天一聖徒等人預感得到,上海顯然沒死,連哪怕一絲停滯都沒有,他們當即準備轟出第二擊,一擊殺不掉,那就兩擊,對於這些超級勢力的傳人來說,意外並不能阻止他們出手。
  突然!
  滔天氣勢蔓延而來。
  天一聖徒等人臉色驟然一變,二話沒說,當場收手,無論是出手還是收手,他們都極為的干淨利落,絲毫沒有停留。毒皇到來,第二擊已沒機會了,四人迅速返身,默契的朝著四個方向飛掠逃離。
  縱使他們擁有蓋世之資,如今他們實力也僅僅只有靈聖巔峰而已,面對毒皇這等可怕的對手,根本就沒還手之力,境界相差實在太大了。相比起道器,還是保命為先。
  至於道器,只要還在萬毒聖地遺跡中,遲早會被他們獲得。
  金器世家的高手們,也紛紛四散逃離了,沒人願意多待一會兒,在這裡多站一秒,就多一分死的機會。
  唰!
  所有人已經遠離了。
  大殿廢墟下方,上海趴在下面,臉色慘白。
  “聖地和萬古世家的傳人,實力果然不能以常理來揣度,若不是方才我的體魄早已達到低階天器的強度,並以天魔九殞的九道本體極威來增強的話,方才四人的聯手一擊之下,都可能會被震成粉碎。”上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拳微捏,這個仇他日定會報回來。
  上海正打算爬起來,忽然感受到了恐怖無比的威壓從天而降,神情驀然一僵,因為這股威壓不是別人的,正是毒皇的,憑著強大的感知,他察覺到毒皇就在最頂上,而且早已發現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