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屋的土黃色光芒散去了,而上海手上佩戴的天罡戒也平復了下來。
  呲……
  土黃色光華在他手心上閃耀,一面無比堅實的小盾浮現而出,通體煥發出強大的防御氣息。
  “終於收服了……此物果然有靈性……”上海看著小盾,有了此物之後,自己應該可以辦一些自己想辦的事了。
  收起小盾,上海拍起了大門。
  “幹什麼?”
  “找死是吧?”
  妖族守衛脾氣明顯不是很好。
  “我要見你們的首領,我有重要的事。”上海說道。
  “墨大人不會見你的。”
  “死了這條心吧。”
  “你們真不帶我去?如果耽擱的事,你們誰負責?”上海沉聲道。
  片刻後!
  門開啟了,兩位守衛走了進來,顯然是方才去通報了。
  “走!墨大人願意見你了。”在兩位守衛的推搡下,上海走出了大門。
  ……
  “你要跟著我們去秋家?”墨嬌看著眼前的少年,嫵媚的眼神閃過淡淡的異色,兩日不見,感覺到少年有了些微變化,具體是什麼變化,她一時之間竟有些說不出來。
  “沒錯!”上海淡淡的點頭,絲毫不懼的與對方直視。
  “奴家不願帶你去呢?”
  “那我就將你們的計劃告知五行族。”
  “你在威脅奴家?”
  墨嬌神色一冷。
  圍攏在周邊的妖族高手也面露怒色,有一些脾氣火爆的雙目赤紅,嘴裡發出威脅的低吼聲,那名叫做阿蠻的大漢更是舔了舔乾澀的嘴唇,一副看食物般的眼神看著上海。
  “你可以這麼認為。”
  上海微微一笑,對於妖族高手的威脅,沒有一點在意,如此談笑風生的態度,令墨嬌頗有些訝異。
  “你不怕奴家現在就殺了你?”
  “你可以試試!看是你先殺了我,還是我先將這個火焰靈識印記放出。”
  上海說完,雙眸中透出一絲碧色,肩膀皮膚下方,一道火焰模樣的靈識印記,頻頻跳躍著,在它周邊環繞著一圈碧色的木靈識,正好遮掩住火焰靈識印記的波動。
  “焱王族的火尋印……”
  墨嬌美目微微一睜,以她的修為,如何看不出這是焱王族靈王一境巔峰的高手青炎所修的用以追踪用的火尋印。
  上海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等待答复。
  “你小子不過區區靈師一境實力,竟擁有著靈王境界才能擁有的靈識,真是有趣啊,奴家對你越來越感興趣了,若不是還有要事在身,還真想研究一下你這小子的身子與常人有何不同……”墨嬌伸出香舌,舔了舔嘴唇,目光透著些許複雜之色。
  “不過!你太天真了,以為用這個東西就能威脅奴家?在你撤去靈識之際,奴家有無數種方法將你先一步擊殺。”
  墨嬌眼眸發冷,不見她有什麼動作,周邊的氣流竟被莫名的恐怖力量凝成了白霧狀,巨大的氣流漩渦將上海卷在中央,強大的撕扯力,足以將一切物品撕得粉碎。
  暴怒的靈王境界高手出手,哪怕是一座山峰都會被擊得粉碎,強大至極的威能籠罩而下。
  就在這時!
  上海身體泛起了土黃色光芒,瞬間將湧來的巨大氣流漩渦反彈而出,腳下一動,人如狂風似的,早已退到了三丈開外,而那被彈開的巨大氣流漩渦,此刻才匯聚回去。
  墨嬌俏顏上呈現出罕見的吃驚之色,“你竟然躲開了……”
  “現在我可有資格要求同行?”上海沉聲道。肩膀上壓制著的木靈識,已快要消散掉了。
  “咯咯!當然了,弟弟你想要去,姐姐哪有不同意的。”
  墨嬌忽然嬌笑了起來,這般變臉的速度,連上海都不由有些汗顏,心底也暗暗提高警惕,畢竟這女人性格太多變了,說不定下一次談笑之時,突然下殺手,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你放心,我對你們的妖族神物不感興趣,我此番前去,是為了救我妹妹而已。”上海說道。
  “你妹妹在秋家中?”墨嬌的柳眉微微鬆弛了一下。
  “嗯!與秋飛葉成婚的女子,就是我的妹妹。”
  “原來是這樣,說起來,我們目的是大略相同的。行,姐姐做主了,你跟隨阿蠻他們潛入裡面,不過先跟你提醒一句,不要破壞我們的事,不然,不止姐姐我會為難,整個妖族也不會輕易放過你,弟弟,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該如何取捨。”墨嬌挑了一下鳳眉。
  “這點你可以放心。”上海回道。
  “好!你們出發吧。”
  墨嬌揮了揮手,旋即返身一轉,黑色紗衣無端舞動了起來,醉人的幽香,瀰漫在整個院落當中,人卻早已失去了踪影,沒人感知到她的離去,哪怕是在場實力最強的,都無法察覺。
  這股香味有些古怪,上海迅速用靈識查探了一下身體,發現沒任何異樣後,覺得自己有些小心過頭了,以他現在的體質,縱使說不上百毒不侵,就算真有毒,他也會察覺得到。
  隨後!
  妖族的一行人帶著一輛裝滿賀禮的輦車,前往了聖木城。
  再度回到聖木城,上海用木聖術查探了一下周邊,沒有發現焱王族的靈王境界高手。
  秋家與沐家。
  聖木城的兩大侯族聯姻,早已傳遍了大街小巷,幾乎人人都在議論著這兩家的一些事蹟。
  秋家位於聖木城南面,身為王族之下的第一侯族,這個家族的勢力自然就不用說了,在聖木城這個寸金寸土的地方,整個家族的駐地佔據了聖木城的十分之一大小。
  此刻!
  秋家大門彩燈高掛,代表木族的喜慶圖案刻滿了周邊,原本就碩大的門柱,今日已經換掉了,換成了由罕見的碧寒木製成的高達十丈的門柱,由能工巧匠雕刻了,並錄下了木族的聖文。
  大門口處,站著兩排穿著金木藤甲衣的高手,為首迎客的則是一名頭髮花白的老者,此人背部雖已佝僂,看起來與普通老者沒什麼兩樣,但周身卻不時溢出驚人氣息。
  這是一位靈師六境巔峰的高手。
  像這等高手,在各大望族中,無論是否家族內的嫡親,都會許以高位侍奉,雖然靈師六境巔峰的高手踏入靈王境界的機率小得可憐,但也有可能在下一刻時來運轉,臨時頓悟,從而一躍成為靈王境界的高手?
  多出一位靈王境界的高手,對望族來說,可是強大的助力,哪怕是候族也不例外,所以,但凡靈師六境巔峰的高手,向來都是各大望族和侯族極力招攬的對象。
  讓一位靈師六境巔峰的高手迎客,可以看出秋家的底蘊有多麼沉厚了,不過想想也就明白了,秋家成為侯族已經千年之久,比起現今的木族王族還要久遠得多,這些年積累下來的底蘊,自然是深厚無比。
  “恭喜恭喜!”
  “同喜啊,源長老。”
  “秋老竟在外迎客,我等受寵若驚啊。”
  “客氣了,在下只不過是出來幫忙罷了,幾位長老請進,來人,帶幾位長老前往上座。”
  白髮老者笑臉恭迎,不過臉上卻沒有一點諂媚,反而前來恭賀的人,皆是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足以看出此人在秋家地位著實不低。
  上海跟著妖族等人一路走來,悄然用靈識觀察著前來道賀的人,心中暗暗咋舌,這些道賀者最差都是靈師三境以上,偶爾會有那麼一兩個看不清實力,已達到靈師六境極限的望族長老前來。
  “恭喜!”
  為首的妖族高手走上前,滿臉堆笑的拱了拱手,並送上了請帖,他們也不知用了何種秘術,竟將自身的騷味和妖族特有的氣息給掩蓋了。
  “原來是天水望族的客人。”
  白髮老者的目光迅速掃過,發現沒什麼異狀後,面露微笑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小小敬意。”
  為首的妖族高手沒再多言,而是讓人將賀禮打開,看到裡面的賀禮,白髮老者臉上的笑意更濃了,上海趁機瞥了一眼,也不由暗吃了一驚,這妖族出手還真大方。
  玉簡有六個,一個個散發著淡淡的光澤,明顯封存的功法頗為不凡,至少也得是玄級低階以上的,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四品靈藥,其中更是有一株五品的百痕古參。
  除此之外,還有各種玄器,全都是中品以上的,大約有五十多件,光是這些東西,價值都不菲了。
  “妖族為了取回神物,竟然下了這麼大的血本……”
  上海暗嘆,玄器和功法他也想要,更想要的是那一株五品的百痕古參,這靈藥剛放出來的時候,散發出了一絲靈性,這是百痕古參中,藥性最佳的一種表象。
  其實,他並不知。
  在十萬大山中,靈藥多不勝數,甚至有不少天材地寶,五品靈藥,在妖族的眼中根本就不算什麼,至於功法玉簡和玄器,在妖族眼中,更是不值錢的東西,畢竟它們所修的乃是妖法,人族玉簡封存的功法對他們來說沒有絲毫的用處。
  至於玄器!
  妖族更是不屑去用,在妖族的傳統觀念中,它們修煉以自身為主,像玄器等物屬於外物,它們不喜借助外物,所以極少使用玄器,當然,也不是所有妖族都如此,有些妖族還是用的,只不過屬於少數罷了。
  交出賀禮後,一名八階實力的秋家奴僕跑了過來,引領著妖族高手等人進入秋家大院內。
  踏入大門後,上海埋著頭施展出了木聖術。
  院落內的一草一木,皆收入了他的眼中,當靈識觸及到院落的牆壁和一些過道上的時候,他趕緊將靈識收回,在那些被靈識觸動的地方,一波波莫名的漣漪浮現,赫然是一種深奧的禁制。
  像這種禁制,周邊十丈範圍內,就有三十多處,上海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秋家還真到處都是龍潭虎穴,難怪連墨嬌這樣的高手,都得小心謹慎的對待,十丈範圍就有這麼多禁制,整個秋家恐怕不知該有多少禁制……
  “諸位!我們侯族內有諸多老祖所下的禁制,所以各位切莫到處亂跑,以免觸動了禁制。”
  奴僕交代道:“現在正值午宴,我帶各位先去中廳吃食,午後諸位可以在中庭院活動,晚宴之時將會舉行大婚典禮,屆時我再來通知諸位。”
  晚宴舉行大婚典禮。
  上海臉色變了變,這麼說的話,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必須得在晚宴舉行之前,盡快打聽到凝雪此刻所在的位置,由於秋家有諸多禁制的存在,他無法散發出靈識,以免觸動了,被有心人察覺。
  距離晚宴還有三個時辰,上海算了算,時間雖緊了一些,但還是足夠探聽消息了。
  “這位小哥!不知沐家的沐劍羽大哥來了沒有?”上海走上前,詢問起那位奴僕。
  “貴客問的可是沐小姐的大哥?”奴僕問道。
  “對!我與沐劍羽大哥是舊識,許久未見了,打算去與他相見一番。”
  “實在抱歉,沐少主正陪著新主,此刻暫時不能露面,在下也不知道他們在何處……”
  “你也不知道?”
  “是的。”
  上海不由有些遺憾,收拾了一下心情后,跟著妖族高手等人前往了中廳,坐在了其中一張桌子上,暗中催動木聖術,將靈識慢慢的放出,並小心翼翼的繞過了周圍的禁制,延綿向遠處。
  如此小心翼翼的放出,對心神的消耗極大,才放出了百丈左右,靈識就已經耗了不少,正要繼續綿延的時候,莫名的異動出現,瞬間將靈識裹住,另一股更為龐大的木靈識當即湧出。
  不好!
  上海臉色頓時一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