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被紫狐坑了……
  上海臉色發黑。
  這妖媚女子確實很美,而且斜躺在車上,一副慵懶的媚態,令人心臟狂跳不已。
  不過,這女人可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妖女。
  在見到妖媚女子的第一眼,他立即轉身,施展出烈風功,拔腿就跑,可才剛抬起腿,四周的氣流擠壓了過來,瞬間就將他定在了原地,真元和魔元像是陷入泥漿中,流轉困難。
  “過來!”
  妖媚女子伸出食指輕輕一勾,無形的氣流卷住了上海,還未等他反應過來,人已經落到了車上。
  沁人心腑的芬芳,綺靡的味道,頓時撲鼻而來,那一雙玉腿與他不過一指的距離,皓白無暇,交錯在一起,更令人產生了摸索盡頭的強烈慾望,不過他卻是知道,若真是碰了的話,恐怕會瞬間化為一堆白骨。
  “你怕奴家?”
  妖媚女子柔聲問道。
  紫豔的性感雙唇,在上海的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香氣,軟酥綿綿,心中頓時一盪。
  “怕!怕你殺我。”上海很乾脆的說道。
  “咯咯……”
  妖媚女子嬌笑起來,聲如珠玉落地,既是動聽,她輕輕的伸手撫了一下他的額角,道:“不要怕,姐姐不會殺你,你還有用處,紫狐這個賤人跑掉了,姐姐一時找不到她啊,你和她關係不錯,所以你就先在這裡待著吧。”
  “呃……我和紫狐不熟,才剛認識的。”上海連忙撇清關係,這妖媚女子明顯與紫狐有深仇大恨。
  “不熟?你在騙姐姐麼?她連狐玉都送給你了,還說不熟?再說了,姐姐已經給了你好處了,你就幫幫姐姐這個忙嘛。”妖媚女子撒嬌道。
  “什麼好處?”
  “我和紫狐的妖血,你不是取了不少?還用來煉體,你這小子倒是有意思,用妖血煉體,不但沒死,體魄變強了不少,以你現在的體魄,倒是比得上那些低階妖獸了。”
  上海心中一陣冷汗,卻是沒有吭聲。
  “好了!姐姐困了,阿蠻,將這小子帶下去。”妖媚女子喊了一聲,一名渾身長滿灰色體毛的大漢走了過來,此人只有一丈左右,但雙足踩在地上,竟令地面一陣劇烈震顫。
  見到上海,大漢眼中透出嗜血的慾望。
  “阿蠻,別將他吃了,我還有用。”
  “是!”
  大漢應聲點頭,旋即走了過來,將上海抓起,猶如拎東西似的,朝著後方的別院走去。
  在走過去的途中,倒是遇到了不少男男女女,一共有七八位左右,這些男女都很年輕,看起來不過二十歲左右,這些人沒有掩飾身上的氣息,極為渾厚,最差的都達到了靈師四境的實力。
  咣!
  別院的房門被推開了,一股騷臭和發霉的味道撲鼻而來,裡面堆滿了各種雜物,有的都已經發霉,甚至長出了菌類,由於常年關閉,空氣很差,常人都難忍這股味道。
  “進去吧。”大漢順手一推,上海趔趄了幾步。
  咔嚓!
  房門關閉了。
  上海神色恢復如初,運起木聖術,觀察了一下外面,發現那個大漢已經離開了,似乎對他沒有絲毫的提防,可當靈識觸及到院落的時候,一道道蘊含恐怖威能的妖族禁法浮現而出。
  “難怪那位大漢這麼放心,原來這院落早已佈置了強大的妖族禁法,哪怕是靈師六境的高手觸及,都會被轟得連毛都不剩……”上海無奈收回了靈識,強衝出去是不可能的,那個妖媚女子就在院子內,縱使能破掉妖族禁法,也難以對付得了妖媚女子。
  還有兩天,就是秋家大婚了。
  上海暗暗焦急。
  “你們都準備好了沒有?”
  院落外傳來交談聲,發出這聲音的人似乎才剛學會說話,幾乎是一個字一頓的說出來的。
  上海收斂心神,將靈識釋放出外,傾聽外面的交談。
  “都準備得差不多了,也不知道紫狐大人怎麼樣了,這一段時間她帶著我們到處去玩,還真有些想她了。”
  “你不想活了?墨嬌大人在這裡,你提起紫狐大人,若讓她聽到,看她不撕碎你……”
  “墨嬌大人真有把握能夠從秋家拿回我們妖族的神物?”
  “你們放心吧,墨嬌大人已經安排好了,後天就是秋家的一名嫡系子弟大婚,到時候秋家內部的防備肯定會有所疏鬆,到時候我們先混入進去,墨嬌大人帶著三位大人在外製造混亂,而我們將直取秋家的藏寶庫,奪回我們妖族失踪多年的神物。”
  “神物流失在外多年,一定要將它奪回……”
  交談聲漸弱,最後交談者寥寥說了幾句後,四散離去。
  上海收回了靈識,頓時感到有些意外,妖族停留在這裡,原來是因為秋家藏有它們失踪多年的神物。
  妖族打算在大婚之日動手,對他來說,可是好消息。
  原本還在發愁,該如何安全離開,並想方設法混入秋家,看來妖族已經做好了在大婚之日潛入秋家收回妖族神物的準備了,自己只要到時候趁著混亂,將沐凝雪帶走就行了。
  “妖族未必會將我帶離這裡,很有可能將我關在這裡,看來得想點辦法離開才行……”
  上海摸著下巴思索了片刻,忽然察覺到肩膀上的火焰靈識印記,心中頓時生出一計,眼睛微微一亮,“嗯,就這麼辦吧。”
  這個計劃有些危險,若是處理不當,可能連自己的命都會搭上,但他已經沒有選擇了。
  上海沉吟了片刻,現今自己的實力,施展天魔並體術後,只有靈師三境巔峰,再加上之前凝煉的近兩百道修羅血煞,對上靈師五境的高手倒是沒太大問題。
  秋家身為聖木城第一侯族,定然會有靈王境界的高手坐鎮,一旦妖族在大婚之日出手,肯定會驚動整個聖木城,連妖媚女子這等恐怖的實力,還要找人幫忙,足以說明聖木城內的靈王境界高手絕對不會少。
  而且!
  焱王族那三個靈王境界的老傢伙還在城外逗留,若是帶著沐凝雪離開聖木城的話,定然會遭遇到他們……
  強烈的危機感湧來。
  上海打開天罡戒,掃視著裡面的東西,看能不能找到短期能夠提升自身實力之物。
  道丹靜靜躺在裡面,旁邊有不少輔材,如今已經收集得差不多了,唯獨缺了幾樣主要材料,這些材料頗為難尋,價值堪比天材地寶,目前來看,是暫時動用不上了。
  玄器倒是有一些,但真正有用的,只有那一柄可以破除禁制的斷刃而已,這一柄斷刃,他研究了一年多,也嘗試過煉化,卻發現它不融於煉火,根本就無法進行煉化。
  或許,這柄斷刃來歷有些神秘,或許是因為斷了半截的緣故,所以無法煉化吧,以後有機會的話,找到剩餘的半截,再做打算吧。
  上海的目光挪到了角落中,旋即將角落內的三樣物品全部取了出來,其中一樣是“土之源”,這件東西乃是土族的至寶,他曾嘗試過,卻發現無論如何都無法獲取裡面的至高秘法,無奈之下,只能先將它丟在天罡戒裡面。
  另一樣則是土黃色的小盾,上一次也研究過,此物只能夠用心神控制著移動而已,卻無法將它煉化。最後一樣,則是從重劍派內獲得的那一件藍色袍子,此物除去水火不侵外,似乎沒有其餘作用。
  盯著三樣物品許久,上海將土黃色小盾抓到了手裡。
  這土黃色小盾看起來頗為普通,但能夠被土聖祖連帶著“土之源”藏在寢陵下方,應該不是凡物,揣著如此重寶,卻不能使用,這跟守著金山,卻無法挖下金子一樣。
  “以土聖祖這等神道境界的絕代高人,應該不會留下沒有用處的東西,有可能是我還未找出它的真正用法……試一試,其他方法。”上海沉吟道。
  天罡戒的玉簡中記載了多種煉化玄器的手法,共有百餘種左右,上海打算從第一種開始嘗試。
  “刃煉法!”
  掐訣彈指,一道白煉打入土黃色小盾中,很快就消逝了,明顯沒有任何的效果。
  繼續!
  上海面色沉著,繼續嘗試著各種煉製玄器的手法。
  “光化之法。”
  “凝血煉法!”
  “百煉法……”
  一道道的手法打出,土黃色小盾靜靜的躺著,連一點動靜都沒有,嘗試了上百種煉製之法,上海的心神消耗不少,神情頗為疲憊,除去心煉之法外,幾乎所有煉化玄器的方法都用出來了。
  哪怕是天器,在百種煉製之法下,至少也會有點反應。
  莫非此物不是玄器?
  眉頭一皺,上海遲疑了片刻,猛然一拳砸了下去。
  突然!
  土黃色小盾泛起淡黃色神芒,一股恐怖的反震力傳來,臉色頓時一變,整個人已經被震得朝後連連退了幾步,上海的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方才在反震力襲來的瞬間,他敏銳的感受到了一絲異樣的生息。
  土黃色小盾內蘊含著浩瀚如星海般的無盡威能,除此之外,還有一絲生機,對的,只有生靈才會具有的生機,那一絲生機出現的很快,消逝的也很快,但上海卻敏銳的捕抓到了這一絲生機。
  就像是面對萬古生命一樣,生機勃發,命元如同宏大氣海,奔湧不絕,玄器有生命?哪怕是傳說中的道器,也不過擁有器靈而已,所謂的器靈是天地生靈,不會有任何生機的。
  有生命的土黃色小盾,這太讓上海震驚了,哪怕閱盡了所有玉簡,都沒聽聞有哪樣玄器會擁有生命,不過,這荒界中,生靈百態,未必沒有像土黃色小盾這樣的生命體,只是罕有人發現罷了。
  “難怪無法祭煉,原來此物有生命,早已超脫了器的範圍……”上海盯著土黃色小盾,猶豫片刻後,再一拳轟下去。
  嘭!
  反震力再度出現,那一絲生機閃現後,當即消失了。
  “咦?這擁有生命的小盾,只會自主防禦,難道它並沒有任何意識?”上海沉吟道。再試了幾次,依然如此,提起的心這才放了下來,如果這小盾擁有意識的話,恐怕他早就被震死了。
  既然沒有意識,而具有生命,要控制的話,就不能用煉器手法了,上海捏著下巴思索了片刻,原本打算用天魔印記立下遠古主僕契約,但此法必須得對方先立誓才行。
  此物沒有意識,自然不能立誓。
  旋即!
  上海忽然想起了什麼,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枚玉簡,這個玉簡是當初在玄木族的時候,青木族的長老青烈贈送的“馭獸術”,他也不知有沒有用處,姑且用來試一試吧。
  當“馭獸術”打入裡面的時候,土黃色小盾猛然爆發出了強烈的土黃色光華,如潮般的恐怖威能,籠罩了整間小屋,上海右手上的天魔印記,以及帶在左手拇指上的天罡戒,竟然發出強烈的抗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