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麻木的神情頓時露出驚愕,隨後滿臉痛苦,不甘的摀住頭,彷彿在抗拒著什麼。
  “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這名男子眼睛佈滿了血絲,暴虐和震怒之下,徹底喪失了理智,鼓起的肌肉下,呈現出古怪的紋路,那是妖文,但卻又像是某種特殊的禁制,這些禁制散發著強大的防禦威力。
  嗷!
  男子咆哮著撲了過來,龐大的身形像一尊巨大的鐵塔,大地頓時為之顫動,堅實無比的雙臂,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威能,若是被抓中,傷筋斷骨都是輕的,被他捏碎都很正常。
  烈風功!
  狂風掠起,上海快速挪動,險而又險的避讓開來。
  扑出去的男子,抱在一塊巨岩上,可怕的雙臂頓時將岩石壓成了粉碎,此人再度轉過頭,瘋狂的撲了過來,雖然沒有施展任何功法,但那堅硬得不像人的身軀,以及靈師四境的恐怖實力,境界在他之下的高手,絕對難逃一死。
  “還來……”
  上海面色沉冷,從天罡戒中抽出了那一柄斷刃,磅礴的魔元和真元灌入其中,兩股截然相反的力量衝撞在一起,迸射出更強的威力。
  呲!
  斷刃化作長達兩丈的光刃。
  密布的妖文禁制,猶如豆腐般,被輕而易舉的切開了,凝聚了魔臂無盡威能的力量,當即轟了進去,轟轟轟……一連串的震響傳來,男子呆立了片刻,身子垂直倒在了地上。
  “幸虧我有這把破除禁制的古怪玄器,若是換做其他人遇到這個傢伙,恐怕會頭痛得厲害,也不知道妖族怎麼做到的,居然以人體皮膚為基礎,刻下瞭如此恐怖的防禦禁制。”
  上海看了男子一眼,將斷刃收了起來,隨後快步走了上去,將系在上面的儲物袋給取了下來,拍去灰塵後,一道猶如水痕流轉的印記清晰可見。
  “果然是水漣仙宗的標識,這個儲物袋看起來比較新,不像是從萬古歲月流傳下來的。五大道宗之一的水漣仙宗,在這極境之地內,還有傳承不成?可是此人身上並沒有五行族的族印?他是從哪裡來的?極境之地外?”上海正思索著,突然天空傳來更為驚人的爆響,迅速抬起頭。
  高空上方,兩道光點時而交錯而過,驚雷宛若狂龍,大肆施虐,點點妖火,璀璨鮮豔,但卻蘊含著無上威能,漫天波紋,像翻湧的汪洋,浪潮洶湧澎湃,驚天之威,也不過如此。
  看得上海心馳神往,曾幾何時,自己也能有這般修為,足以撼動天地的無上威能。
  這時!
  天空中泛起一道紫色漣漪,一抹蘊含妖華的液體滴落而下,天地元氣湧了上去,瀰漫在液體周邊,不斷被其吸納而入,他看清了,那是一滴血,它落下的時候,四邊氣流湧動,彷彿天空隕石墜落,神異血滴竟燃起了妖火,神秘而玄奧的古妖文浮現而出,層層纏繞,極為不凡。
  妖血!
  而且還是蘊含著上古荒獸血脈的妖血,這种血液一經出現,將會有種種異象伴隨。
  “異血……”
  上海心中狂喜,腳下一動,人已經掠了過去。
  好可怕的妖血。
  他剛踏足妖血滴落範圍,頓時感到強大氣流壓制在雙肩上,連喘口氣都頗為困難,灼燒的妖火,更是蘊含著恐怖的威能,若是被它直接打中,恐怕連灰都不剩。
  好不容易遇到如此強大的異血,卻無法收取,這令上海頗為不爽,眼看就要掉落下來了,心中焦急不已,機不可失,倘若妖血落地,必然會散失所有威能,到時候想要取就難了。
  不管了!
  上海取出了源金法珠,真元灌輸而入,頂起光罩,衝掠而起,臨空抓向了那一滴妖血。
  呲呲……
  光罩瞬間被妖火燒得搖擺不斷,才堅持了不到一個呼吸時間,就已快破滅了,強絕的妖血威能,壓得上海臉色泛白,氣血翻湧,差點當空吐出一口悶血,咬牙忍住後,將源金法珠丟出。
  這妖火乃是上古妖炎,威能恐怖無比,能瞬間將世間大多物體燒成灰燼,見到源金法珠,妖火快速纏繞而上。
  見妖火被控制住,上海見機接住了妖血,沉如山岳的壓力,頓時湧遍周身,臉色一白,差點被壓得一口氣提不上來,顧不上傷勢,迅速催動“噬魔古核”吸納著這一滴妖血。
  妖血神華,流轉周身。
  上海感到渾身血肉彷彿被抽出了一樣,身體內蘊含的精氣,在妖血的促動下,竟然快速增長,在突破靈師一境之時,早已蛻變過的身體,竟再度出現了蛻變的跡象。
  一股股紫色妖華流通全身,他感覺到,自身的血肉和骨骼彷彿在凝縮,此刻的身體就像是一塊凡鐵,正經過熔爐淬煉,再被萬千巨錘擊打,朝著百煉金鋼方向進化。
  過程雖然有些痛苦,但上海卻感到自己身體正在變得越來越堅實,肌肉骨骼如同鐵器一樣,就連力量也改變了不少。
  更讓他驚喜的是,修羅血煞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著,伴隨著妖血融體,一道道血煞不斷凝聚而出,短短二十個呼吸,血煞已達到了七十九道,幾乎是每一個呼吸凝聚三道。
  “好強的妖血,不但增強了我的體魄,而且還令血煞凝聚了七十道,這妖血蘊含的荒獸血脈頗為淳厚。紫色妖血,狐體妖光,這個名為紫狐的紫衣女子莫非是上古荒獸紫天靈狐的後裔?據說,這紫天靈狐在上古荒獸中也能排入百位之中,比起那些上古異種只差一籌而已……”
  上海暗自猜測,沒想到今日到來,竟令他獲得紫天靈狐後裔的異血,從而令修羅血煞暴漲,還令自身的體魄變得更加強勁,此刻的他哪怕不用任何真元和魔元,單憑肉身,普通兵器難傷。
  後裔異血都如此強大了,若是上古荒獸紫天靈狐的真身,擁有的極等荒獸異血,蘊含的威能恐怕更加可怕。
  源金法珠在妖火灼燒之下,很快只剩下米粒大小,雖只有米粒,但卻綻放著刺眼的光芒,瑩瑩寶光環繞,而灼燒的可怕妖火,似乎無法再將它融化,片刻後,妖火就消散掉了。
  “金銳之物竟被妖火提煉出來了……”上海當即將它納入手中。
  當最後一絲妖血吸納完畢後,上海眼角余光忽然注意到天空中泛起一絲黑色的漣漪,那是兩滴華光流轉的黑色血液,看起來比起那道紫血要黯淡一些,蘊含的威能也要弱幾分。
  這也是異血。
  頓時,上海的眼皮狂跳,今天不枉此行,竟連續遇到兩種異血,為了避免異血落空,運轉真元,狂掠向兩滴黑色血液,依樣畫葫蘆,將儲物袋內一些用不上的物品,丟了上去。
  黑色血液環繞著一圈淡黑色的光霧,物品剛觸及,立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消融,上方還散發著令人心神迷醉的香味,上海可以斷定,這一圈光霧是一種特殊的劇毒之物。
  連連拋出數十樣雜物,終於將上方的淡黑色光霧消噬掉了,雙手快速將兩滴黑色血液抓取,催動吞噬能力,吸納著蘊含的異血威能,身體肌肉和骨骼發出清脆的啪啦聲響,再度凝實了一點。
  “這黑色血液比起紫血效果要差得多,體魄蛻變的效果連原本的十分之一都不到,不過血煞卻是增加了二十多道,這黑色血液蘊含的上古荒獸威能不多,那名妖媚女子的血脈應該比較稀薄。”
  上海面露失望,旋即拍了拍自己的臉,暗笑自己也太貪心了,尋常時刻,能夠遇到一種上古荒獸後裔,並獲得一滴異血都很難得了,今日卻遇到兩種,運氣已經算是相當不錯了。
  一陣波動傳來!
  十餘滴紫色異血和黑色異血從天空灑落而下,上海狂喜不已,快步衝了上去,各種物品從儲物袋中拋飛而出,伴隨著一件件物品被妖火和黑色光霧消融,一滴滴的異血被他吸納入體。
  爽!
  上海暗叫了一聲,雖然後面的異血效果要弱得多,但十餘滴下來,修羅血煞卻是在瘋狂增長,唯一遺憾的是,自身的體魄增長速度變緩了下來,沒有出現第三次蛻變的效果。
  “一百八十九道血煞,據說達到九百九十九的極數,就能凝聚出真正的修羅血刀……”
  上海看著體內的修羅血煞,倒吸了一口冷氣,明顯能夠感覺到這些修羅血煞蘊含的可怕威能,這些修羅血煞全部放出,哪怕是一般的靈師四境高手,在沒有防備之下,也要吃上大虧。
  “來吧!來吧,再給哥哥來多點異血。”
  上海期望的望著天空,恨不得異血如雨一般落下,可在等待了近一刻鐘,天空波光漸漸消逝,再也沒有一絲異血落下,看來兩位妖女應該是跑到遠處去廝殺了。
  木聖術感知了一下周邊,依舊沒有發現二人的踪跡,上海等待了片刻,沒有見到紫狐回來,想起兩日後的婚約,他沒有過多耽擱,朝著與紫狐約定的山脈快步走去。
  當然,他也抱著一絲僥倖,如果能夠再遇到紫狐,看看能不能她借一些妖血,讓血煞提升更快一些,若是能夠達到極數,凝出真正的修羅血刀的話,縱使遇到藍燄老者,應該也有一拼之力了。
  翻越了三個山嶺,上海在最後一座上,終於發現了一座竹院,只是此刻院子大門緊閉,站於門口處,他運轉木聖術,想要查探一番,卻忽然被院子口處激蕩起來的禁制給阻止了,如同一層朦朧的隔膜,將他的靈識盡數遮擋在外。
  “有人嗎?來客人了。”上海喊道。
  等待了許久!
  竹院沒有任何生息傳來,連一絲動靜都沒有。
  難道沒人?
  上海眉頭一皺,正猶豫著要不要拿出斷刃破掉禁制,眼前的竹院無聲無息的打開了,當看到裡面停放的金玉輦車的時候,臉色驟然一變,在那車上,妖媚女子斜躺著,媚眼如絲,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